A+ A-
“我就说他不不靠谱,帮你找我哥帮着,你不听。现在的怎么办?”于浅浅忧虑的地说。宴会都正式就了,陈阳连个人影都没露!这可愁坏了两女。望着脸色惨白的向楠,于浅浅用力握于浅浅担忧的说道。。...

“我就说他不靠谱,帮你找我哥帮忙,你不听。现在怎么办?”

于浅浅担忧的说道。

宴会都正式开始了,陈阳连个人影都没露!

这可愁坏了两女。

看着脸色苍白的向楠,于浅浅用力握着她的手:“再坚持一会,说不定他一会就到了。”

“到了,又能怎么样?他能比得过韩靖然吗?”

今天这场宴会就是向楠的父亲为韩靖然特地准备的。

在向楠的担忧中,重头戏来了。

不远处,韩靖然扫了一眼众人,傲然的对保镖说道:“去,把我带来的贺礼送上去。”

接到自家少爷的指令,保镖点头,抱着木质的盒子走到向国鑫面前:“向先生,这是我家少爷给您的礼物,请您看看是否喜欢。”

向国鑫微怔,顺着保镖的视线看向韩靖然,随即笑了笑,将保镖手里的盒子接了过去。

“好,我看看韩大少给向某准备了什么大礼。”

话语中,满是对韩靖然的欣赏之意。

周围宾客互相对视着,小声嘀咕。

都说韩家大少韩靖然喜欢向家小姐,现在看来,只怕不只是喜欢而已了。

向家是医学泰斗,韩家是商业巨子,这两家若是联姻……

装礼物的盒子是用上好的金丝楠木打造,单单是一个盒子便价值不菲,打开里面躺着一株人参和两朵灵芝。

人参的每根根茎都格外肥硕,光是成色就不下百年。而两朵灵芝,更是每个都足有成年男人手掌那么大。

“这……”

向国鑫眼睛一亮。

他虽然学的是西医,但对中医里的人参、灵芝,都还是有所了解的。

“向伯伯可还满意?”

韩靖然微笑着走过来:“这株人参,虽没有千年,但也是差不了多久的。灵芝则是一个药农世代的传家宝,偶然被我遇到,便给向伯伯带来了。”

千年人参,和世代传家的灵芝。

如此大手笔,惊呆了前来祝寿的宾客。

一时之间,整个宴会除了两人的说话声,再无半点别的杂音。

“满意,满意。”

向国鑫连连点头,抬手拍了拍韩靖然的肩膀:“你这小子,最知道伯伯的心。”

随着这礼物的出现,所有人都一脸羡慕的看向向国鑫。

……

“少爷,咱们迟到了。”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要是我醒来的时候就走,咱们怎么可能迟到?”

酒店门口,面对管家老李的忧虑,陈阳不爽的松了松领带,满不在乎的说道。

“与其担忧既定事实,你还是想想咱们怎么进去吧。”

看着明显已经谢客的酒店,陈阳再次不爽的说道。

“少爷,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这要是换个地方,咱们迟到了,还真不好进去,肯定会失礼,但在这里完全不用担忧。”

“怎么说?”

“这是少爷您自家的产业啊,老爷早就划到了您的名下。”

正当老李和陈阳说话的时候,过来拦人的保镖,看到迟到的人是自家少爷,连忙让开了一条路,齐刷刷的鞠躬:“欢迎陈少莅临。”

老李看到领头的保镖,露出了赞许的表情。

“陈少,李管家,您二位今天来是?”领头的保镖疑惑的问道。

“找向楠。”

“您随我来。”

……

宴会上,众人听到是如此罕见的东西,都有大为震惊。

向国鑫见此,轻笑着扬起手。

能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些见过大世面的,但纵然如此,韩靖然今天送的东西,也着实让他们震惊了一番。

就在这时,陈阳跟在一众保镖身后走了进来,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破坏了韩靖然苦心营造好的氛围。

众人将目光纷纷投向了陈阳。

这来晚了,还能保镖开道,慢悠悠的走进来,着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看他这个架势,明显的来者不善。

韩靖然脸色有些难看,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向国鑫。

毕竟今天整个酒店都被向家包场了。

向国鑫不明白这菁华酒店在做什么,为何有人迟到不将人拦着外面,竟然还让人这样大摇大摆进来了。

还没等到向国鑫表达不满,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向楠骤然见到陈阳,眼前一亮。

“你怎么才来啊,人家等了你好久。”

正当所有人,好奇陈阳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向楠快步上前,求救的抓着也的手,微微嘟着嘴巴不满的轻喃道。

“抱歉,是我不好。这不是第一次见伯父让我有些紧张吗?准备的东西一多就没顾上时间。亲爱的,为表歉意,今天整个宴会所有的花费免单,算是我的赔礼,你看这样你满意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