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气氛烘托出得正好,更更何况,郎有情无意妾无意。“站着干什么?回来坐。”修泽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挥手示意许唯安回来。坦白一切说,修泽确实不喜欢过许唯安的皮相,要不然也会所以论坛上“站着干什么?过来坐。”。...

气氛烘托得正好,更何况,郎有情妾有意。

“站着干什么?过来坐。”

修泽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许唯安过来。

坦白说,修泽确实喜欢过许唯安的皮相,不然也不会因为论坛上的一张照片,就直接追到了几百年不去的A大,拿着捧玫瑰花,站在树荫底下,陪着许唯安一起站军姿到结束。

只可惜,追了几天,发现这小学妹啊,除了学习就是学习,甚至在他给她送了一周的玫瑰花后,才恍然大悟他是在追她,这才问起了他的名字。

然后一本正经地送了他一句:“对不起,我要学习,你去喜欢别人吧。”

修泽当时就呵呵了,他素来只听过高中以来被书本压垮的学生,都是在上了大学发泄苦闷,谈情说爱的,怎么就她,上了大学还满口挂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

要拒绝他,也没必要找这么蹩脚的借口吧?

身边女人从来不断的修泽,自然也不会为了一棵树吊死,于是丢了玫瑰,继续回去过被女人追着的日子,只是时不时地,他还是会找人问一下,这位小学妹的近况。

哪能想到,大二一开学,这位小学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所以读了一年的书,终于开窍了?

修泽打量着少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是修家的唯一继承人,整个商界,没有不给修家面子的,就连在世界上都排得上名号的A大,都有他们修家的股份,也因此,就算修泽不参加考试,故意留了三年的级,A大也会看在他爹的面子上,保留他的学籍,直到他愿意继续读书、完成考试,拿下学位。

于是和亲爹闹翻、停学的这几年,修泽便用着他爹的钱,养着那些为了钱也好、为了颜也好,跟在他身边的各路女色。

所以,许唯安,你也是为了钱吗?

许唯安往前走了几步,却没有坐到修泽边上,只是依旧紧紧篡着裙摆两侧,抬起眸子来,咬着唇,看着修泽:“你还没有给我答复。”

修泽被许唯安这么一看,默默地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整一个小鹿斑比,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得他心痒难耐,他甚至都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怎么?我还喜欢你的话,你要做我的女朋友吗?”

按耐住内心没由来的激动,修泽装模作样地收起搭在沙发边缘的手,环在胸前,像是审视犯人似的,打量了许唯安一遍:“想当我女朋友的人从这里,大概可以直接排到A大校门口吧,但是……修家的人,不会轻易交女朋友。”

是了,尽管女人不断,可修泽从来没有承认过任何一个女朋友,在他的潜意识里,那些莺莺燕燕,不过是过客,是身体上的需求罢了。

也因为修泽从不在选女友这件事情上犯浑,他爹才会对他的私生活睁一只闭一只眼。

只有许唯安是个例外。

看到她照片的瞬间,修泽的脑袋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不是我要睡了她,而是她是我的人。

只是,他看上的人,也变得和那些无所谓的女人一样了,他还会要她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