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咚!这句话如同一柄重锤,狠狠地的砸在了铃儿的心头上,她整个人如遭雷击,娇俏的脸庞陡然变的惨白如纸。“你看得出我爸的重病,肯定能救他对不对?”赵铃儿惊慌之下,只好“你看得出来我爸的重病,一定能救他对不对?”赵铃儿慌乱之下,只得紧紧抓住叶阳这唯一的希望。。...

咚!

这句话犹如一柄重锤,狠狠的砸在了铃儿的心头上,她整个人如遭雷击,俏丽的脸庞骤然变得苍白如纸。

“你看得出来我爸的重病,一定能救他对不对?”赵铃儿慌乱之下,只得紧紧抓住叶阳这唯一的希望。

“那又如何?”叶阳坐在那里,神情淡然。

“臭小子,我们老板危在旦夕,你快点救他,否则的话,今天老子要你死在这!”

此时火车上一名体形高大的壮汉目露急色,他上前朝着叶阳的脖颈抓去,大有威逼之意。

可叶阳坐在那里稳若泰山,大手如虎爪一般擒住对方手腕,猛然一拉,这高有两米的大汉如一根脆弱的竹竿似的被直接拽倒,叶阳一脚顺势踢在了对方的下巴之上。

嘭!

壮汉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火车上的一众保镖们各个震撼不已。

原来这壮汉可是在少林寺苦练了一二十年的俗家武僧,实力强悍,在江州从无败绩,更是众人的首领。

可与叶阳交手,居然连一回合都没能撑下来!

铃儿意识到靠武力根本无法让叶阳配合,于是连忙阻止其他大汉,压着心头的震撼,恳求道:“我给你钱,只要你肯救我父亲,多少都行!”

“钱?”

叶阳冷笑一声,目露一抹不屑之色,他乃是一代大帝,岂会在意世俗所谓的钱财。

“一百万!”铃儿给出了一个自以为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

叶阳目中嘲讽更浓。

“五百万!”铃儿见他不为所动,蓦然加价。

叶阳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一千万!”铃儿报出了一个天价。

“你所说的金钱,对我而言与粪土有什么区别?”叶阳直视着铃儿,目中的讽刺之意,浓厚无比。

粪土而已!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瞬间击碎了铃儿的所有骄傲。

此时的铃儿只觉得眼前的叶阳犹如一座大山般压在了她的肩头,令她觉得喘息都觉得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她很不甘!

可是看着危在旦夕的父亲,她又无法袖手,只能放下了内心所有的尊严,噗通一声跪在了叶阳的身前,哭道:“请你救我父亲一命,先前是我不对,对您有所质疑,有所冒犯,只要您肯出手救我父亲,我愿意答应一切条件!”

“啪——!”

叶阳抬起手来,清脆地打在了铃儿那秀丽的玉颊之上。

这一巴掌他虽然收力,可也绝不是常人所能顶得住的,铃儿俏脸顿时红肿了起来,甚至渗出一丝血迹。

“我这一巴掌,你服吗?”叶阳冷漠问道。

赵铃儿咬着牙,忍痛点头:“服。”

“啪——!”

叶阳一耳光反抽在铃儿的另一边脸上,又问道:“真的服了?”

“不敢不服。”赵铃儿跪在地上,磕头俯首,泣声求道:“望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我父亲一命。”

看着刚刚骄纵蛮横的大小姐突然低贱到了尘埃里,叶阳冷峻的神色稍稍缓和下来,他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前世王天龙作为一个富二代,为所欲为,为了羞辱他,故意派人制造车祸,彻底废了叶阳的一条腿。

父亲倾尽所有为自己治伤,甚至为此外出谋生。

岂料噩耗传来,父亲在江州务工之时被一辆豪车当街撞飞,直接死亡,而肇事车辆,居然跟当初自己是同一辆。

那一刻叶阳对王天龙恨极!

可他一个废人又能怎样,最终在绝望之中跳河自尽。

原本想着一了百了,谁想老天眷恋,他竟一脚踏入了寰宇大陆,从此迈上修炼之路,震慑万域。

可惜父亲的惨死成了他心中永远无法填平的伤口,这也是他在最后突破武神境界关口失败的主要原因。

若是给自己一次机会,他也愿意为父亲牺牲一切。

总算现在,一切都重来了。

叶阳在心底暗暗起誓,这一世决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自己父亲。

“起来吧。”

叶阳的语气温和了许多,径自来到了中年人身前,搭手在他的腕脉上。

玲儿擦掉眼泪,立即跟着过来,关切道:“我爸怎样?”

叶阳也不吭声,蓦地屈指以闪电般的速度在中年人的胸口八大要穴来回点戳,赵无量的脸色突然红到极点,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黑血来。

玲儿见状震惊不已,连忙斥道:“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

“玲儿莫慌。“

中年人拭去嘴角血迹,脸色已恢复许多:“小兄弟刚才是在逼出我体内的猛烈药性,现在我性命已无大碍了”

玲儿见状不禁喜极而泣,立即抱住了父亲宽阔的肩膀,眼角垂泪:“爸,你刚才吓死我了。”

中年人怜爱地拍拍女儿的肩膀,目光落在了叶阳的身上,诚挚感激:”小兄弟年纪轻轻,没想到竟是医道国手,方才若不是你,我只怕已经魂归西天了,敢问大名?“

叶阳在寰宇大陆的时候除了修为通神,更有阎王手里夺命的狂医称号,他很清楚中年人身上的病痛,除了自己,世上能救的人不多了。

这感激自然是发自肺腑。

不过对叶阳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因此神色淡然:“叶阳。”

中年人默默地念叨了声,记忆里却丝毫找不到有任何姓叶的高人,不过仍是十分客气:“玲儿,把我这次在藏区会展中心拍下的守护之光送给叶老弟。”

“爸……你确定?”

玲儿有些迟疑,原来守护之光是老爸一直要收藏的珍品,花了十几万才拍下的。

可中年人却浑不在意,直接将一个精致的木盒递给叶阳:“叶老弟,礼物你一定要收下,否则我赵无量于心难安。”

原来他就是江州的传奇人物赵无量。

二十岁的时候白手起家,纵横商界,黑白通吃,发展到今天,积累的财富足以让赵家成为江州第一家族。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他!

以后自己还要在江州起步呢,说不定便能用到此人,且给他个面子吧。

叶阳收下礼物,默默道:“你的病不必在意,等回到江州,我会着手为你调配药方,助你痊愈的。”

赵无量闻言狂喜,再次连连感激。

叶阳却是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终于,江州站到了。

看着叶阳离去,赵无量一行人上了早已在站外等候的一辆劳斯劳斯。

赵玲儿念着孤身离去的那个年轻人,秀眉不禁满是疑问:“爸,那个叶阳到底什么来历,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的,他真的很厉害吗?”

“何止是厉害,简直深不可测。”

赵玲儿心头一惊:“爸,连你都看不透他的实力,岂不是已达归元境了?“

赵无量轻轻地摸了下赵玲儿红肿的脸蛋儿,关切地长叹道:“所以啊玲儿,这天下间尽是藏龙卧虎之辈,等回到江州你必须亲自登门道歉,再代我送份大礼给他,这样的人,只能成为朋友!

出租车上,叶阳刚离开车站不久,手机铃音又响了起来,他拿出一看,竟是杨琪的闺蜜李静。

电话接通,李静就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叶阳,你死哪儿去了,这都几点了还不见你人影,我跟你说,琪琪我们可是先去酒店了,你早点过去,别耽误大家吃饭!”

啪嗒,电话就挂掉了。

叶阳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原来李静这丫头善于打扮,十分火辣,借此傍上了家境还不错的陈辉,所以对叶阳十分鄙视。

特别是她一直都知道杨琪跟王天龙的猫腻,从一开始就把叶阳当做苦力使唤,稍不称心便一顿臭骂,简直比杨琪还用得顺手。

前世叶阳也是太爱杨琪,从不在意,不过现在,一切却是要从头说起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