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什?什么?”脆脆一愣,脑袋一转便猛然明白了了她的意思:“小姐!你切记脆脆了?脆脆哪里做错了什么?脆脆不能够离开了小姐的。”“住口。”苏槿被她叽叽喳喳的在耳边吵得头疼“住嘴。”苏槿被她叽叽喳喳的在耳边吵得头痛,她看这脆脆然后说:“我会变强,所以我的身边不需要只会哭哭啼啼的弱者,如果你想留在我身边那就变强给我看。”。...

“什?什么?”脆脆一愣,脑袋一转便猛地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姐!你不要脆脆了?脆脆哪里做错了什么?脆脆不能离开小姐的。”

“住嘴。”苏槿被她叽叽喳喳的在耳边吵得头痛,她看这脆脆然后说:“我会变强,所以我的身边不需要只会哭哭啼啼的弱者,如果你想留在我身边那就变强给我看。”

脆脆闻言,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抱在了怀里的小姐,总觉得小姐变了,不像以前那么弱小了,就似乎全身都在发亮。

她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就愿意去追随苏槿:“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然后保护小姐的!”

苏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眼里的不耐之色才稍稍的退下了一点。

很快,苏槿就被抱着回到了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只一眼,苏槿立马蹙起了眉,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

一所破破烂烂的小木屋,周围几乎什么都没有,甚至还比不上苏家的仓库!苏槿微微一回忆就知道这是谁得手笔了,眼睛一眯不悦之色顿出。

“小姐,你放心,脆脆以后一定会努力让你住上更好的屋子的。”脆脆做了太久的丫鬟虽然软弱但还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她一见苏槿蹙了眉,立马明白了她心里的意思。

苏槿看着这破破烂烂的屋子强忍着提刀杀人的冲动拍了拍脆脆的肩膀,示意她将她放下来。

她走向小木屋,拉开屋门,迎面扑来的就是一股阴风,冻得她现在的这幅躯体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屋里并没有比外观看上去好多少,仅仅只有一个木床一个桌子,仅一眼就能看完整个屋子里的东西。

苏槿目光一冷回头问道:“昨日里你去厨房拿来的点心呢?”

在她的记忆里脆脆昨日似乎是求了厨房要来了一框子的点心,而如今却不见了踪影,再加上柳瑜欲鞭打的苏槿的时候苏家的那三位三爷小姐都不在,稍一想就知道是怎么个回事了。

果然!

“小姐,是大少爷二小姐和三少爷!”脆脆恨恨地说:“他们把点心都抢走了!脆脆没用,没能夺回来。”

脆脆很是自责,她明明年龄比苏槿此刻要大上很多却是低着头,一副软绵绵的模样。

苏槿不高兴地沉声说到:“抬起头来。”

脆脆立马抬起了头,有些惶恐不安的看向了苏槿,在看到那眼底的冰冷凌厉后还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往后退了一不,但随即又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番举动会让小姐不喜,咬了咬让自己变得更加坚定了起来。

“很好。”苏槿对脆脆的表现十分满意:“即便对方让你害怕,你也绝对不能主动示弱。今天他们能从这里抢走点心,那么明天呢后天呢?她们会抢走什么?一味的忍让只会让敌人更加猖狂。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击倒他们打垮他们,让他们明白谁才是强者!”

脆脆心头一震,竟然被苏槿说的涌起了一丝热血的感觉,她连忙应声道:“是小姐,脆脆会击垮他们打倒他们,让他们见到咱们害怕的哆嗦!”

苏槿勾了下嘴角,正准备回应一下脆脆的上道,却听到门外突然传进来了一道吊儿郎当的嘲笑声:“哟!谁要当强者啊?想击倒谁打败谁?我说小四你别痴人做梦了,一个废物竟然想靠着区区一个奴婢成为强者?哈哈哈,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苏槿收敛了连上的笑容,她目光如雪,冰冷的让人如堕冰窟。

苏北在对上这样的目光之时连上的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都差点维持不住,他顿时恼火了起来:“看谁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珠子!看来还是被柳哥教训的不够!”

“三少爷,不许你这么侮辱小姐!”脆脆柳眉一竖,站在苏槿的前面将她护在了身后。

“小弟,你跟他们这么多废话干嘛。”苏溪笑嘻嘻的站在苏北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于对面的两个人毫不在意:“一个废物一个丫鬟。想想苏府竟然有这样的家伙就要羞耻死了。不愧是那样不吃羞耻的女人生的,当娘的就是奴婢命,没想到生出的女儿比她还不如……”

苏溪的长相甜美可人,笑的时候一双眼睛都几乎弯成了月牙,然而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和她的外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苏槿脸色不变,就像是这些话根本不是在针对她一般,像苏溪这样外表清纯内心黑暗的女人她见得多了,这种人装的在这么清纯眼里的混浊也是没有办法掩盖的。

“你们是来还东西的么?”苏槿从脆脆的身后走了出来,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三人身上一一划过,最后停留在了苏家老大苏战的身上:“如果不是,滚出我的院子。”

“你说什么?!”性格最火爆的苏北首先就忍不了苏槿话里的意思,恶狠狠的瞪这他:“苏槿,你胆子肥了?还东西?我呸!今天老子就是来烧了你这个破屋子的。”

说着苏北提这剑朝她冲了过来,剑光刷刷刷的在苏槿眼前闪过。

苏北的脸上带着骄傲神色说到:“废物苏槿,我可是火系一级七阶高手。这是你一辈子都得不来的!”

他说这手上的火焰化成了一个大大火球朝着那做已经不必简陋的小木屋恨恨地投了过去。

“碰!”一声巨响之后,原本小木屋已经被剑气扫得不成样子轰然倒塌。苏槿的目光彻底暗了下去,她速度很快,几乎没有人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她的人已经来到了苏北的身边。

“啊!”苏北的胳膊被一瞬间的制住,紧接着便是一阵剜心的疼痛:“苏槿,你在做什么!”

苏北虽然比苏槿的年龄要大,身高也比苏槿高上了整整两个头呢,他却偏偏没有逃过苏槿的牵制,甚至无法挣脱,直到他的整条胳膊都软绵绵的垂在手臂之上。

“废物,你做了什么?”苏溪最先回过神来,大声嚷嚷道:“谁给你的胆子,你竟然这样对待小弟,小弟可是我们苏家天赋最好的天才!你等着,父亲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向父亲告状让他把你彻底的提出苏家,赶出苏家!”

“最好如此。”苏槿冷着脸不远与他们废话,一座好好地房子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在她面前被烧,苏槿的心几乎已经暴戾到了一个临界点。如果不是这个身体太弱,她也还没有彻底的熟悉,刚刚那一下断掉的就不会是苏北的胳膊,而是脖子!

她把目光转向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苏战,然后冷然开口:“还不走是要我请你们离开么?”

“你怎么敢这样跟大哥说话!”苏溪没想到以往连跟大哥对视都做不到的苏槿竟然会对这么直直的盯了上去,甚至眼里的恐怖气息丝毫不比大哥的少。

“我跟苏战说话,你插什么嘴?”苏槿一个挑眉,目光不善的超苏溪射了过去。

苏溪不笨,相反还很聪明,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苏槿身上的不对劲。这个发现让她微微开始收敛了起来。

苏战此时的表情也有些微妙,他仔仔细细的将苏槿打量了一遍,确定她身上真的没有任何天赋痕迹之后才微微松了口气。对身边的两个弟妹说到:“我们走!”

苏溪乖巧的跟在了苏战身边,苏北去还有些骂骂咧咧,可以触及到兄长的视线,再加上那条软绵绵的胳膊,也没了脾气,赶紧的一溜烟离开了。

带他们的身影彻底的离开了,苏槿这才松了口气,身形微微有些颤抖,脆脆立马心疼的吧她抱紧怀里,说到:“小姐,你没事吧?”

苏槿摇了摇头,她刚刚见识到了这个世界里所谓的武功的厉害之处,如果她真的不能修炼武功,怕是就一定要将古武修炼只巅峰了,不然这个世界,她怕是难以站足!

她刚刚仅仅只是提升了一下身体的速度就导致严重脱离,要不是硬撑着怕是就要倒下了,这身体的情况实在是太差了。

“抱我去个安静的地方休息。”苏槿心中暗自有了决定:“你帮我守着,不能让任何人打扰我。”

“好!”脆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她发现小姐好像多了很多秘密一样。但是这样的小姐却变得令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脆脆带着苏槿到了苏府后山的一个洞穴,那是她某次在后山采野菜的时候发现的,她本以为是魔兽的洞窟,可细心观察了很多天之后却并没有发现魔兽的影子。这也是她这次敢带苏琴前来的最主要原因。

苏槿在脆脆的带领下走进了洞穴,四周环顾了一番之后确定的确没有异常便让脆脆出去守着去了。

待脆脆出去了之后,苏槿找了一处高台,然后席地而坐。她穿越之前因机缘巧合修炼过一本绝世武学,那本秘籍名叫《天阴诀》,只有至阴身体的女子才能修炼,而修炼的年龄越小,修炼的速度也才越快。

天阴诀有三层,分别为:行闪,行隐,神隐,每层又有七式。即便是苏槿这般女子也仅仅在行隐第二式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开始止步不前了。

而如今苏槿的这幅身子却正好也是至阴之体,又加上年龄还小。如果勤加修炼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会修炼进第三层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