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乱花十分迷人眼第5章 你去死的全文深度阅读,叶启寒死死地抓着明幼音的手腕,怒声喊:“明幼音,你疯了吗?抓紧时间我,明澄没死,抓紧时间我!”即使身体悬......

乱花迷人眼

推荐指数:10分

《乱花迷人眼》在线阅读

  叶启寒死死抓着明幼音的手腕,怒声喊:“明幼音,你疯了吗?抓紧我,明澄没死,抓紧我!”

  即便身体悬在十楼外,亦面无表情的明幼音,终于有了些微反应。

  她抬眼看向叶启寒,原本面如死灰的脸上,带了点希翼。

  叶启寒咬牙,死死抓紧她的手腕:“明澄没死,只是摔断了腿,你给我上来!”

  明幼音看着他,眨了眨眼睛,原本木然的双眼中,骤然落下泪来。

  看到她泪水,叶启寒心脏疼的哆嗦了下,将她的手腕抓的更紧,拼命往上拽。

  滴滴答答的粘稠血液,一滴一滴,滴落在明幼音的脸上身上。

  不知什么东西割破了叶启寒胳膊上的皮肉,疼的似乎要将他的手臂从中间折断,他却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冲明幼音吼:“把另一只手给我,明澄没死,你要是死了,我立刻送他下去陪你!”

  明幼音流着泪,缓缓将另一只手伸上去。

  叶启寒抓住她另一只手,拼尽全力,将她拖回屋中,两人一起跌倒在地上。

  叶启寒翻身抱住明幼音,失而复得的欣喜和后怕,让他死死搂住明幼音的身子,不住的呢喃:“音音……音音……音音……”

  回过神的明幼音,猛的将他推开,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滚!畜生!”

  叶启寒舔了舔疼的有些发麻的嘴角,“不想知道明澄在哪个医院?”

  明幼音死死瞪着他,牙齿把下唇咬出血来。

  “乖,”叶启寒掰开她的嘴,凑上前舔去她唇上的血滴,“我带你去。”

  明幼音又一个耳光扇过去,厌恶的使劲擦唇,像是恨不得把嘴唇擦掉一层皮。

  叶启寒心脏刺痛了下,站起身,冲明幼音伸手,“去不去?”

  明幼音没搭理他,独自撑着身体起身。

  一路无言,到了医院。

  明澄还在做手术。

  明幼音问了医生。

  左腿粉碎性骨折,断了四根肋骨。

  明幼音倚在墙上,眼泪一直没停过。

  “别哭了,”叶启寒被她哭的心慌,无奈的劝:“我帮他找最好的医生,他会好起来的。”

  “你去死!”明幼音哭的身体打颤。

  医生说,是很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即便手术成功,也会留下后遗症,这辈子不能打球了。

  小澄是校篮球队的,最喜欢打球了。

  想到明澄冲着屏幕嘶吼,让她赶紧跑,不用管他的样子,明幼音捂着嘴,哭的喘不上气。

  是她的错。

  都是她的错。

  如果当年她没有把叶启寒救回家,她家的公司就不会破产,爸爸就不会脑溢血住院,小澄就不会出事。

  都是她的错,该死的、该躺在病床上生不如死的,是她才对……

  叶启寒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抬眼看屋顶。

  如果……

  如果他没爱上她就好了。

  如果他爱的没这么深就好了。

  现在,他的心脏就不会这么疼。

  绞着劲儿的疼。

  就像得了心脏病似的……

  手术终于结束,明澄被送进病房。

  明幼音跟在明澄身边,亦步亦趋,叶启寒也跟了进去。

  医生和护士告知了一些注意事项,陆陆续续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

  明幼音盯着弟弟看了一会儿,抬眼看到叶启寒,眼中的心疼与担忧立刻变成了愤怒和仇恨。

  她冲到他面前,牙齿咬的紧紧的,漂亮的眼睛像是要冒出火花。

  她一言不发,狠狠给了他肚子一拳,紧接着一连串拳打脚踢,将叶启寒踹的踉跄后退,后背撞到了门板上。

  疼的受不了,叶启寒忍不住弯腰,按住了小腹。

  他学武的时候,明幼音跟着他练过几天。

  非常三脚猫的功夫,不过,收拾不愿还手的他却已经足够。

  最后,他被一拳送出了门外,房门在他眼前关上。

  他一手按着小腹,一手擦擦嘴角的血,缓缓直起身子,扯起嘴角笑了笑。

  明幼音,今天我欠你的,我还了。

  你们父女欠我的,你就用一辈子还吧。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他隔着玻璃窗看了一会儿,整理了下衣服,悠悠然离开。

  病房中,明幼音没能守明澄多长时间,就被护士赶了出来。

  医院有探视时间,到了时间就得走人。

  明幼音站在门外看了明澄好一会儿,直到护士又来赶她,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刚走出医院,就接到主管的电话,锦上酒店,不见不散。

  明幼音打起精神,回家换了身衣服,赶往锦上酒店。

  今天大起大落,她受了太大刺激,脑袋疼的像是要爆掉。

  她好想推掉工作,好想休息,好想好好睡一觉。

  可是她不能。

  除了爸爸的医药费,如今又多了弟弟的医药费。

  卡里剩余的钱,刚刚全都交在了弟弟的医院账户上。

  弟弟的腿,医生说要做二次手术才能完全康复。

  一次手术一次钱。

  她要赚钱。

  她没有休息的权利。

  走进酒店,站在包厢门口,她使劲搓了搓脸,扬起一个甜美的微笑,就像披上了铠甲和战袍。

  推开门,一场混战。

  四个多小时后,她喝掉了两瓶白酒,签下整个广告二部啃了一个月的大单子,大获全胜。

  离开酒店的时候,主管大人勾着她的肩膀,笑容亲切的好像两人是亲姐妹。

  天知道,昨天她还听到主管大人八卦她这曾经的首富之女,落架的凤凰不如鸡。

  以前再高贵怎样?

  现在还不是在她手底下讨饭吃,让哭就哭,让笑就笑。

  听到的时候,明幼音很难过。

  可是很快就忘了。

  爸爸的医药费逼的太紧,肩上的担子压的太重,她连顾影自怜的时间都没有。

  出租车不能进小区,在小区门口把她放下。

  明幼音摇摇晃晃走进单元楼,摸了摸手包,没找到电梯卡。

  她看了看停在顶楼的电梯,扭头上了后面楼梯。

  一摇一晃,走走停停,她终于走到了家门口。

  喘着粗气,靠在墙上摸钥匙的时候,脑袋阵阵眩晕,她扶着墙,缓缓倒在了地上。

  楼下,电梯“叮”的左右分开,战云霆和小五从电梯中走出来。

  战云霆摸钥匙开门,小五却顺着楼梯跑上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