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男朋友劈腿,她发来了小道消息去酒店捉奸,却不想遇到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而领头的是庄爵。VIP的客房里,传来男人和女人尖厉的声音,在泪眼婆娑的晚笙趴在门边迟疑要VIP的客房里,传来男人和女人刺耳的声音,在泪眼婆娑的晚笙趴在门边犹豫要不要开门的时候,庄爵的手下却在她面前一脚踢开了客房的门。。...

男朋友劈腿,她收到了小道消息去酒店捉奸,却不想碰到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而带头的就是庄爵。

VIP的客房里,传来男人和女人刺耳的声音,在泪眼婆娑的晚笙趴在门边犹豫要不要开门的时候,庄爵的手下却在她面前一脚踢开了客房的门。

画面美的辣眼睛,晚笙不由的捂住了脸,但下一刻晚笙便迎上了一巴掌,这巴掌不是别人,是她的男朋友赐的,随即传来破口大骂的呵斥声,她被指责带了庄爵来捉奸,还没来得及解释,庄爵便一把将其拉到了身后,而她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在了沙发上,看到了一出大戏,几个男人暴打她的男朋友,而事故的女主角正是庄爵的未婚妻。

咔咔几张照片之后,庄爵便准备离开,女主角拉扯着庄爵的衣袖不肯松开,却被猛地推了一把,不偏不倚的摔在了晚笙的旁边,下一刻晚笙便被打了一巴掌。

晚笙捂着半张脸看着面前的女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庄爵一把拉起,朝外走去。

“你这个贱人,我要跟你分手。”这是晚笙听到男朋友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出了客房的门,庄爵便丢下了晚笙,一行人匆匆而去,而晚笙竟嚎啕大哭的,不知不觉的埋头跟在着庄爵的队伍身后,从走廊到电梯,从电梯到大厅,直到大门口,在庄爵上车的时候,一把揪住了晚笙的衣襟,将其丢进了自己的车里,冷冷丢下一句话:请你去借酒浇愁。

酒吧里,她不敌酒醉,边哭边诉说着自己的凄惨,从大学到毕业,从同学到亲人,从朋友到闺蜜,从工作到恋情,最后连她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他在众多保镖的庇护下,默不作言,只是在她酩酊大醉的时候,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我娶你。

“嘿,想起来了吗?”庄爵整理着身上的衬衣朝床上角落的晚笙问道,晚笙愣了愣,从回忆里被拉了回来,抬眼朝庄爵看了过去喝道:“是你,是你拉我去喝酒的,是你把我灌醉的,是你……昨晚那个我的。”

庄爵连连点头,继而冷声道:“没错,就是我。”

“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晚笙抓起手边的枕头朝庄爵砸了过去,但庄爵却轻轻一闪躲了过去,满脸诧异的朝晚笙看了过去。

这女的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你不看杂志,不看新闻,不看报道的吗?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庄爵念道,晚笙一脸不解的喝道:“你谁啊。”

庄爵一声冷笑,双手塞裤兜定定的站在床边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庄氏国际企业的总裁,庄爵,这个城市……我说了算。”

晚笙闻声吞了口口水,却仍旧摇了摇头道:“听着很厉害的样子,可我不知道你是谁,不管你是谁,你强行占有我,还指望我嫁给你,简直就是做梦。”

庄爵看着听到自己名字,丝毫没有反应的晚笙,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在诧异了几秒钟之后,庄爵冰着脸,似若冰霜的朝晚笙凑了过去,轻轻抬起晚笙的下巴道:“你没得选择,而且你一定会答应的。”

“凭什么,为什么。”晚笙推开了庄爵道。

庄爵看着晚笙勾唇一笑,从衣兜里拿出了手机,随即递给了晚笙,晚笙看着手机上的转账信息,顿时睁圆了眼睛。

“收款账户是你的养父母,款项五百万,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债主了。”庄爵淡淡的说着,将一个文件夹递了过去道:“婚书、卖身契、婚前协议、借款单据、一应俱全,你已经是庄太太了,哦,我再添一句,你的罪名不成立,因为我睡的是我自己老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