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简尚缄默了片刻一脸怪异的笑意朝庄爵看了过去的道:“你屋里有人,你小子移情别恋蛮快的。”“你看错了了,也没人。”庄爵到,但话音刚落,简尚便站起身朝短暂休息室走去,庄爵见此,“你听错了,没有人。”庄爵到,但话音刚落,简尚便起身朝休息室走去,庄爵见状,也忙起身跟了过去。。...

简尚沉默了片刻一脸诡异的笑意朝庄爵看了过去道:“你屋里有人,你小子移情别恋蛮快的。”

“你听错了,没有人。”庄爵到,但话音刚落,简尚便起身朝休息室走去,庄爵见状,也忙起身跟了过去。

“我说过了,没有人。”庄爵再次说道,伸手想拦简尚,但是却没来得及。

简尚伸手推开了休息室的门,随即迎上陆晚笙瞠目结舌的表情。

“啊……”陆晚笙一声惊叫,忙裹上了被子。

简尚看着裸着双肩裹着被子的陆晚笙,愣愣的转头朝庄爵看了过去,继而一声轻笑低声道:“你的新欢?”

庄爵看着简尚,张着嘴想说什么,又沉默下来,清了清嗓子朝其瞪了一眼。

简尚见状,满脸赔笑,忙松开了门把手道:“我懂,我懂,男人嘛,我走了,放心办公室密码锁,你睡个回笼觉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简尚说着,便拿了手机满脸窃笑的朝外走去。

庄爵看着离开的简尚,转头朝屋里的晚笙看了过去,随即走进了房间,啪的关上了门。

“你……你别过来……你是什么人……”晚笙裹着被子连连后退,躲在了床边和床头柜的角落里,退无可退。

这么快就忘得干干净净的,鱼的记忆啊。庄爵目不转睛的盯着晚笙,暗暗的想着,随即朝其走了过去,冷声念道:“你不会喝断片了吧。”

“啊?”晚笙脱口道,头脑风暴的想起了什么。

是啊,她喝了酒,和一个陪她借酒浇愁的男人喝了酒,然后……就被睡了?

晚笙想着,不由分说的扬手朝其打了过去,啪的一声落在庄爵脸上,庄爵完全没有防备,被这一巴掌打的莫名其妙。

“那个……在我被酒精影响,不能拒绝你的时候,你强行占有我,我……我可以告你强暴我,你你你你,你犯罪了,你要被判刑的。”陆晚笙使劲拉着被子,仓皇胆怯的念道。

庄爵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转头一把拉住了晚笙的双手,将其猛地拉了起来,推倒在床上,晚笙一声惊叫还没反应过来,庄爵便重重的压了上来。

“啊……你放开我。”晚笙挥动着手大喊着,可是庄爵却死死的攥紧了她的双臂。

“现在酒醒了吧,我要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强暴。”庄爵冰着一张脸念道,随即朝晚笙吻了过去。

晚笙瞠目结舌的看着庄爵贴过来的脸,支支吾吾的挣扎着,可是却丝毫没有挣脱庄爵的束缚,就在庄爵扯掉她身上的被子,将其环进怀里的时候,却恍然摸到了什么,顿时停了下来,晚笙趁机一把推开了庄爵,裹着被子蜷缩到了床角。

庄爵有些诧异和吃惊的看着白色床单上的一抹红,朝晚笙看了过去,继而一声冷笑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男朋友要劈腿了,谈了三年恋爱,居然还是处女。”

晚笙满脸惊恐的看着床单上的印记,愤恨不已的抬眼朝庄爵看了过去,但庄爵却浅浅一笑,朝其凑了过去道:“没关系,我负责,我娶你。”

听到庄爵的这句话,晚笙脑海里被封锁的记忆仿佛一瞬间都被打开了。

昨晚,也是他,也是这样高高大大的身形,定定的站在自己面前,像一个王子,像一个骑士一样对她说这样的一句话:我娶你。

晚笙愣愣的看着庄爵,不由的陷进了回忆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