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好痛!”一阵刺痛,让她喊出声来,而他也不由得的慢了下去,他的动作,让她迷迷糊糊有了意识,还未睁开眼睛眼,便会觉得一双冰冷的手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到处四处游走,而她被死死地的压她双颊通红的微微睁眼,却看见一张清俊白皙的面容,如刀刻般俊美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眸正端望着她,英气逼人的脸上,此时正噙着一抹邪魅不羁的微笑在她身上无尽索取。。...

“好痛!”一阵刺痛,让她喊出声来,而他也不由的慢了下来,他的动作,让她迷迷糊糊有了意识,还未睁开眼,便觉得一双冰冷的手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四处游走,而她被死死的压着,动弹不得。

她双颊通红的微微睁眼,却看见一张清俊白皙的面容,如刀刻般俊美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眸正端望着她,英气逼人的脸上,此时正噙着一抹邪魅不羁的微笑在她身上无尽索取。

她本想抗拒,可是却像着了魔一样无法拒绝,他的动作很轻,双手很温柔,身体很温暖,出于本能,她拒绝不了,因为那像是一个公主投进了王子的怀里一样,一切都是不能自拔,情不自禁。

她没能出声,脑子里思绪混乱,从头到脚都不像是自己的,只能随着他的气息而呼吸,随着他的动作而摆动。

她潜意识里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一刻却如梦一样,她无法动弹,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任由这个俊俏的男人随意摆弄,她甚至能听见自己喉头不由的发出的声音。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她只是微微记得那男人从她身上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像是一个废人一样了,而她眼前的画面一直是模糊的,模糊的视线,模糊的记忆,这是陆婉笙脑海里最后残存的画面,或者是她梦里的场景。

再醒来,已经是阳光满溢,光线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毫不吝啬的照射在她的脸上,陆晚笙睁了睁眼,忙别过了脸,一时间,一个下意识的声音灌进了她的脑海,她做梦了,做了一个极致完美的——春梦,就在陆晚笙羞红了脸,嘴角轻扬的时候,却又霍的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这是什么地方?

陆晚笙心里念道,霍的坐了起来,环顾四周,竟然和梦里的场景一模一样,床边不远处圆桌上的白色咖啡杯,松软的床,和熟悉的一切,陆晚笙豁然大惊,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地上自己的衣服,和一丝不挂的身体。

“梦想成真了?”陆晚笙呆呆的坐在床上自言自语道,可下一刻便有一个声音脱口而出。

“你丫的陆晚笙,你被强暴了。”陆晚笙瞠目结舌的张着嘴喃喃道。

就在陆晚笙思绪在脑海盘旋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呵斥声。

“我要你们干什么吃的,这种东西也拿来给我看,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设计稿还是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就都给我滚蛋。”庄爵将厚厚的一本文件夹朝身后跟着走进办公室的男人砸了过去,年过四旬的男人在只有二十八岁的庄爵面前卑躬屈膝的,头也不敢抬的捡起了文件夹,连声附和的朝外走去。

在办公室门关上之前,简尚双手塞在裤兜,淡淡然的笑着朝庄爵走了过去。

“不就是一个设计稿,这么大的脾气,我看你是拿设计部撒气吧。”简尚笑着道,自顾的坐在了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朝不远处站着的女孩助理道:“还不给你家老总倒咖啡。”

庄爵瞄了一眼简尚,没有作答,将手里的文件隔空仍在了办公桌上,扯下了脖子上的领带朝简尚坐了过去。

“听说你昨晚上带人去端了她的窝,画面美吗?”简尚朝庄爵凑近了些问道,庄爵微微抬头,用冰冷的目光瞄了一眼简尚淡淡道:“美,美不胜收。”

简尚闻声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昨晚?昨晚发生了什么?陆晚笙隐约听着门外的声音,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越想越有些头痛。

助理端了咖啡,小心翼翼的朝简尚和庄爵走了过去。

“庄总,咖啡。”女助理说着,便默默的退到了一边。

庄爵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便啪的一声放回了远处,不动声色的转头朝女助理看了过去冷声喝道:“一杯咖啡你要我说几遍,我要喝的是现磨咖啡,这咖啡粉放了两个钟头了吧,滚,明天不用来了。”

女助理闻声顿时惶恐的朝庄爵看了过去,简尚见状,笑了笑朝女助理看了过去道:“到财务部结算薪水。”

“是。”女助理不情愿的低声念着,随即转身朝外走去。

陆晚笙张着嘴巴冷静了一秒,豁然反应过来,下意识起身跳下了床,可是在双脚着地的一瞬间,却顿然觉得双腿酸痛无力,扑通一声跌在了地毯上。

“啊,好痛啊。”陆晚笙扭曲着脸不由自主的喊着。

休息室门外不远处就是简尚和庄爵,重重的一声,两个人听的无比清晰,简尚霍的坐直了身子,而庄爵也顿然意识到了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