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占时也没叶清霜在身边,杨飞找了一家小餐馆,边吃着现在吃不掉的两人份快餐,边望着外面路上八月帝都闷热潮湿天气下穿着清凉舒爽的美女,嘴里还不断地已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大帝都“大帝都果然不是宣州可以比的,这美女的数量和质量都是几何倍数的增长啊。”。...

暂时没有叶映雪在身边,杨飞找了一家小餐馆,一边吃着以前吃不掉的两人份快餐,一边看着外面路上八月帝都闷热天气下穿着清凉的美女,嘴里还不断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大帝都果然不是宣州可以比的,这美女的数量和质量都是几何倍数的增长啊。”

“那小姐姐衣服是不是穿反了?怎么是露背,敞开的不是该穿在前面的吗?”

“哎!人类文明最失败的发明就是安全裤了,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难道你不穿打底裤,人家就会偷看吗?”

“那小姐姐什么眼光来的,怎么找个二百斤的大胖猪,晚上就不怕被压死的吗?”

“……”

声音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小,临近几桌的客人都能够听到,一个个眼神厌恶的看着杨飞,还有人直接就去找餐馆人员投诉。

餐馆的人生怕客人因为杨飞都走了,赶紧叫一个服务员过来:“小帅哥,这一顿我们请你吃不收钱,那个麻烦你走吧,客人们对你都有意见了。”

不想吃完最后一口饭的杨飞一巴掌拍在桌上站起来:“有啥意见?我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坦坦荡荡的君子行为。还有你们餐馆什么意思,我是不给钱吃饭的乞丐吗?”

“不是你不给钱,是我们不要你的钱。”

听了服务员解释杨飞神色缓和一些,走过去在厨房窗口拿了一个大鸡腿,吃着朝外走去:“哎,好像今天身上真的没有带钱,多谢大家投诉我,多谢你们叫我走不要钱,都是好人啊!”

听到杨飞的话当场有人脚步踉跄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小餐馆内也安静一片,直到看不见杨飞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在那里骂着杨飞的无耻,竟然用这样的办法不给钱吃饭。

已经离开的杨飞自然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啃着大鸡腿走在路上,继续欣赏着过往的美女,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家奶茶店门口,准备在遮阳伞下歇歇时街对面响起了嘈乱的声响。

“雅韵小姐发病了,赶紧去车里叫陈医生过来。”

“已经去叫了,很快就过来,安伯你先别急。”

“能不急吗?赶紧先把雅韵小姐围起来,不准任何人靠近。”

杨飞顺着看去,见到对面乱糟糟的,七八个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正把过往行人隔开。一个头发些许花白的老者正急忙急火的在那里吼叫,听着人群议论好像是有人犯病了。

也没啥事情,出于医者的一种本能,杨飞吹着口哨玩世不恭的朝着对面走去,看看是什么个情况。

结果刚到对面,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就带着一个三十来岁长相斯斯文文的男子跑到近前,还一把推开了杨飞:“安伯,陈医生来了。”

这些人看起来就身份不一般,想到来帝都前陈翠的交代,被推开的杨飞忍了下来,省得招惹上大麻烦。

鑫安站起来一把拉住那斯文男子的肩膀:“雅韵小姐突然就发病了,你赶紧想办法。”

斯文男子点点头赶紧蹲下去检查,杨飞也侧头朝里面看了看,看清楚发病的人后杨飞咂咂舌,这帝都的美女质量也太高了吧?

身穿一条应该是量身剪裁的白色连体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女孩的身材曲线,特别是此刻躺着呼吸急促身前如波浪一般起伏不停,更是让人眼晕。五官精致娇俏,哪怕因为发病的关系有点苍白扭曲,也掩盖不了女孩绝美的容颜。

相信如果不是发病的话,这个女孩绝对是一个走到哪都能吸引男人眼球的顶尖小美女。

不过只是欣赏了下杨飞就被她表现出来的症状吸引,身体轻微抽搐,双手紧握成拳,脸色发白毫无血色,面容有些扭曲。另外,在她身上隐隐可以看见白气出现,就好像一块冰被丢在太阳下慢慢融化时产生的白气一般。

通过杨洪天多年的教导,加上自身望闻问切的功底,杨飞判断出来发病的女孩是血寒之症。

血寒之症就如天生体寒一般,都是与生俱来的。不同的是体寒是体表的感受,而血寒之症是由内而外的严重疾病,一旦发病之时体内温热的血液会急速降温出现结冰情况,而且天气越热的时候发病越严重。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的话,全身器官都会遭受到侵害。

轻则体虚多病,重则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甚至死去。

看女孩如今的情况已经是血寒之症的中后期,而且第一次发病至今已经不低于十八年时间了。

另外这种疾病只有女性才会有,而且有的人基本都是子宫阴寒无法孕育生命当一个母亲。眼前这女孩看着那么漂亮,还那么年轻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杨飞都忍不住同情她的命运不好,得了这样难以简单治愈的疾病。

鑫安见陈耀庭蹲着查看却什么都没做,急的一把就把他揪起来:“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我们白家请你给雅韵小姐当私人医生,不是让你就这样看着的。”

别看鑫安已经快六十岁的人,那力道却一点都不小,陈耀庭被他揪着根本挣不开,只能哀求般急道:“安伯,雅韵小姐只是老毛病,我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先让她平静下来减缓血液降温速度。然后赶紧带她回家,用仪器给她去除寒意,那就没事了。”

闻言鑫安松开陈耀庭喝道:“那你快点治好,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当初白家请他回国给白雅韵当专职私人医生时陈耀庭还觉得是自己的机会,治好了白雅韵就能借白家一飞冲天。

但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白雅韵的血寒之症在两岁时被发现,十九年来白家请了不少国内外专家都看过,甚至华夏医界代表国医堂的人都请过,可都毫无作用。现在他给白雅韵当私人医生,能保证不恶化就不错了,如何能治好的?

当然心里怎么想的他也不敢说出来,只敢在心里骂着白雅韵今天天气那么热还要出来找死,一边赶紧打开随身带的医疗箱拿出了一支镇定剂,准备给白雅韵打了先平静下来再说。

“如果你们不想她病情加重的话,最好就不要打这针,马上带去医院进行输血减缓痛苦。”

就在陈耀庭准备打针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声音。此刻只想赶紧让白雅韵稳定下来省得她抗不过去的陈耀庭顿时一怒,斯文的脸上流露厉色:“谁啊?不懂不要乱说话!”

他都快急死了,竟然还有人不长眼多嘴,在他看来那就是害他。

杨飞一脸无奈推开前面的人,被两个黑衣保镖挡住才停下:“如果你真的是一个专业的医生,那么就不要打这针。那样不单止没用,还会害了她!”

本来杨飞只想看热闹,并不想凑热闹。

可是见到陈耀庭的治疗方式,杨飞还是忍不住出声。不然真让他一针打下去,必然加重病人的病情,甚至可能让白雅韵香消玉殒。

因为此刻症状白雅韵的血寒之症已经属于中后期,以前对她可能有用的镇定剂现在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而会让她的病情恶化。

身为一个医者,杨飞可以遵从爷爷的遗愿不出手。但却做不到看着一个人,特别是这样看着就赏心悦目的美女在自己的面前被治死,所以出声提醒一下。

以前陈耀庭都是按照这样的方法给白雅韵治疗,此刻竟然被人站出来反驳无用。他直接站起身来,忍着没有骂脏话,看向说话的杨飞,见他衣着破旧,嘴边还有啃鸡腿留下的油腻,眼神深处闪过一抹鄙夷之色。

“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质疑欧洲顶级医疗机构颁发过专家证书的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