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耳边不断地传来的问题声,怼到脸上的话筒,不断地闪动的闪光灯都让安然脑子嗡嗡直响。她皱了皱眉头,向来带着标准化笑容的小脸板了出来,随手抓过一只怼到脸上的话筒,“很非常感谢各她皱了皱眉,一向带着标准化微笑的小脸板了起来,顺手抓过一只怼到脸上的话筒,“很感谢各位对我们家的关心,但无论是我还是君先生都不是公众人物,还请各位尊重我们的隐私,否则就请你们做好收律师函的准备!”。...

耳边不断传来的问题声,怼到脸上的话筒,不断闪烁的闪光灯都让安然脑子嗡嗡作响。

她皱了皱眉,一向带着标准化微笑的小脸板了起来,顺手抓过一只怼到脸上的话筒,“很感谢各位对我们家的关心,但无论是我还是君先生都不是公众人物,还请各位尊重我们的隐私,否则就请你们做好收律师函的准备!”

她身上的气势散发开来,周围急于问出热点的记者都不由自主地犹豫了一下,也就是他们犹豫的这一瞬间,安然已经挤出了包围圈。

开着车,安然本想直接回公司,但想到君泽允的模样,她却调转了方向朝医院开去。

方含灵的孩子多半是保不住了,君泽允不会放过她这个“罪魁祸首”,反正也躲不掉,她还不如主动出击。

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外面已经明处暗处都是记者,想想也是,方含灵是如今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大花,而君泽允则是豪门中的豪门,更何况君泽允还是婚内出轨,这样的瓜绝对是撤都撤不掉的头条,娱记怎么可能放过?

安然小心翼翼躲过一众记者的视线进入医院,产科手术室的门外,气氛格外的压抑。

看在坐在椅子上垂着头浑身散发着寒意的君泽允,安然的心不自觉地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的苦涩和恐惧同时蔓延开来……

君泽允听到动静,抬头看到她的一瞬间,身上原本就冷冽的气势瞬间变得更加冰冷。

“方……”她的话才刚刚出口,就已经听到身边传来“嘭”地一声!

君泽允的拳头砸在了她边上的墙壁上,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耳边传来君泽允足以将她冻僵的声音,“你来得正好,灵儿出来之后你给我跪下向她道歉,求她原谅!否则,我要你偿命!”

“叮……”君泽允的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便打开了。

君泽允大步走了过去,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安然。

“灵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君泽允俯身在手术床上关切地询问方含灵道,温柔的声音跟刚才对待安然时判若两人。

安然看着君泽允那温柔得能滴出水的神情,心空得仿佛被剜了一块,麻木到连痛都无法感知了。

十岁父亲去世,她第一次被接到君家,也第一次见到君泽允。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便惊为天人,他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完美,哪怕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温柔,只要能远远的仰望他她便已经满足了。

说实话,当她知道爷爷遗嘱要求他娶她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窃喜的,她以为她终于离他近了一步,却不知,近一步才是她的深渊!

“我没事,只是我们的孩子……”手术床从她的面前推过,方含灵柔弱的声音钻进耳中,同时那双梨花带雨的美眸有意无意地在她身上扫了一眼。

随后,方含灵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修长的手指紧张地抓住了君泽允的衣袖,惨白的唇微微哆嗦,“泽允,她……她……”

君泽允顺着方含灵的视线看向安然,刚刚还温柔如水的脸,瞬间便黑沉了下去,“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道歉!”

她抬眸直视着君泽允布满阴云的眼睛,“君泽允,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推她,我不会道歉!”

“而且方小姐,作为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你主动来找我算计我,你觉得你承受得起我的道歉吗?”安然语气冷漠。

这三年来,她无数次的试图却捂热君泽允那颗石头样冰冷的心,可君泽允,却永远想的都只是怎样报复折磨她。

她和他的婚姻,她受尽屈辱,如今她既然已经决定放手,自然不会再委曲求全!

“泽允,我……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要跟你……我不想破坏你的婚姻的,我……”方含灵的声音微微颤抖,话没说完已经抽泣起来,但她却咬着嘴唇不让眼泪落下,故作坚强的模样更加让人怜惜。

安然看着君泽允眼中的愤怒汹涌,心彻底地坠落深渊。

君泽允俯身在方含灵的额上印下一吻,柔声安慰道:“不关你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君泽允转身,一只大手直接扼住了安然纤细的脖颈,冷冷地吐出两个字,“道歉!”

“不可能!”安然艰难地从牙缝中蹦出三个字。

君泽允眉头更加紧锁,“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君泽允,我们离婚吧!”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出这句话,安然的脸已经通红,气息更是几乎断绝。

“呵,婚,自然要离!”君泽允冷呲一声,“但你也必须道歉,你别忘了……”

话说到这里,他凑近安然的耳边小声说了几个字,安然的脸色瞬间大变,刚才的决绝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无边的绝望,“好,我道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