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五年后 都城 晨曦园精准射击场内热闹的场面的很,众人欢呼雀跃的望着场中心的蒙着眼睛射箭的女子,她的目标是对面一群高速移动的活靶子。女子仔细地的辨别着靶子移动的声音,深吸了一口女子仔细的分辨着靶子移动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后闭气凝神,将所有的力气集中于指尖,随后狠狠的扣下扳机。。...

五年后 都城 晨曦园

射击场内热闹的很,众人欢呼的看着场中心的蒙着眼睛射箭的女子,她的目标是对面一群高速移动的活靶子。

女子仔细的分辨着靶子移动的声音,深吸了一口气后闭气凝神,将所有的力气集中于指尖,随后狠狠的扣下扳机。

几声枪响,女子摘下眼罩,此人正是被三爷所作的墨明玉,而她刚刚所射的,全中靶心,子弹深深的印在靶子后面的墙壁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墨明玉也笑着收起枪看向对面向她走来的几个男人。

“你们几个,谁上来跟我比一场?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啊”

被点到名的几个男人连连摇头,惨笑着拒绝。

“别了别了,墨小姐,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那点技术跟你完全比不了,完全就是被虐的。”

“就是,墨小姐。给我们这些人留些面子吧,我们还要靠这个挣钱呢,这几天饭碗都快被抢走了。”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咸鱼,永不翻身的那种。”

……

说话的几人都是何沐泽得力的手下干将,将他们派遣下来是为了帮助墨明玉学习各类技能。

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几个根本就看不起墨明玉,认为她是一个女人,不过是靠美貌才获得何沐泽的认可。

可是事实很快让他们打脸,墨明玉简直就是个天才,跟男人相比也丝毫不差分毫,不过短短几年,他们的技能就全被墨明玉熟练掌握,出师之后没过多久自练成才甚至最后将他们吊打。

墨明玉看着眼前这几个师傅秒怂认输的样子,撅撅嘴,一下子就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

“真没意思啊,你们说三爷都已经出去半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没有三爷陪我,我好无聊啊。”

以前,何沐泽还在的时候,能上场跟她比几局,两个人可以说旗鼓相当,比赛结果也是不分上下。

可偏偏三爷出去办事,也没告诉她行踪,害得自己只能无聊的在这里有一枪没一枪的打靶,无聊的很。

“墨小姐请放心,三爷一办完事情就迅速的往国内赶,按照时间来算,今天晚上就应该能回来。”

“今晚?”

墨明玉眸子一亮,迅速恢复了神采。

“这眼看着外面天就要黑了,我回屋等他去。”

墨明玉扔下护具,迫不及待的就往主屋跑,边走还大声知会着陈姨,要她今晚多做一些三爷爱吃的菜,送到屋里。张姨笑呵呵的答应,就去厨房忙里忙外开始准备。

可是直到饭菜热了又热,也没看到何沐泽的身影出现。

墨明玉联系不上三爷,也没得吃晚饭的心思,她耸拉着脑袋,把玩着手里的餐具,匆匆的对付几口,就拿着小板凳一直坐在门口。

这一等就等到了十多点钟,就是张姨也有些不忍心了。

“墨小姐,不要再等了。先生可能是因为临时有事耽误了,咱们先回去睡觉吧,在这一直等累坏了身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墨明玉充满期待的看了一眼门口后,又看了一眼时间,失落的点点头后回房休息。张姨把屋子收拾一番后,也离开了。

主屋是特地留给墨明玉和何沐泽两人休息的地方,同时为了不打扰两人,给他们留下足够的二人空间,佣人们一般在收拾完屋子后就会离开。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很快敲响

墨明玉正睡得迷糊,突然被外面惊雷震醒了,外面的雨点像豆子一样打在窗户上,寒冷雨夜独有的冷风往屋子里吹去。

墨明玉光着脚下地关上窗户,看着外面不停下大雨,她想着三爷还没回来,有些心悸。

都这么晚了三爷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怎么也没个人跟她说一声,也没有电话打回家里。

墨明玉想着这件事情,再没有了睡意。忽的听见楼下竟然响起了钥匙插入锁孔中的动静,墨明玉激动的往楼下跑去。

张姨走的时候把客厅的灯也关上了,屋内昏暗,外面的闪电偶然会照亮屋内的情形,地上隐隐约约的躺着一个人。

主屋里面再没有其他人了,那么躺在地上的就只能是……

墨明玉吓得赶紧上前开灯,小腿还不小心被桌角碰了一下。她也顾不得,赶紧将躺着的人扶起。

“三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快醒醒。江助理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可何沐泽似乎是陷入了昏迷状态,什么也听不进去,更加是无法回答她的问题。

墨明玉上前摸到的,只有对方滚烫的身躯,和有些颤抖的双手。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是以为外面下雨导致三爷没照顾好自己发高烧了。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去按铃呼叫私人医生,手腕却被男人强有力的拽住了,没反应过来的墨明玉被对方一个用力压在身下。

墨明玉手忙脚乱的爬起身,刚好对上何沐泽的眼睛,那眼睛里再无往日的温和有的只是克制和迷茫。

墨明玉能够看出何沐泽情绪不对,却又无从下手愣在那里。何沐泽趁机又是一拉,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进,紧拥着双方,就连呼吸都变得温热起来,隐约之间墨明玉嗅到一丝药理处理后的味道。

多亏了三爷这些年来一直教她不少技术,其中就包括学习医术和药理,这些年又跟着三爷走南闯北的,看到了也摸到了不少书里没有的药物,算得上是在医学领域小有成就。

鼻子永远比大脑反应更快,墨明玉很快就明白,三爷这并不是发高烧而是中了药-冰蓝七号,这种药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不在规定时间内找到解药,会血管爆裂,全身抽筋痛苦而死。

同时这种药也被称为无药可解,在暗市上销售量一直很好。多亏了墨明玉曾经对暗市一时的兴趣,简单的了解过这药只能靠着……

“嗯~”

身下的男人支持不住了,修长的手指穿过墨明玉的发间,火热的气息横冲直撞的,那疯狂的吻也随着落下。

情迷之际,一句低喃“明玉”从男人的口中吐露,很快又继续下去。

屋外的雨还在下,屋内的火还在烧。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屋外的雨滴,终于渐渐有变小的趋势。屋内的状况也很快平静下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墨明玉揉着酸痛的肩膀,从男人有力的手臂中挣脱出来,她挣扎着起身,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回头看了一眼还处在昏迷中的何沐泽,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有些不知所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