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也急速持续下降,更是到了边走边歇的地步,林晨心里都有点儿无助了,会真的会死在这混蛋的山洞里面吧,要不然给我头牛我现在的都能给吞一直这样,更是想起了香喷喷的米饭,想起了这里林晨都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所以林晨突然看见了前面一颗特大的发光植物上面竟然长着几颗辨别了方向,其实也根本不用辨别啥方向了,因为只有两个方向,从墓穴出来后的林晨要么向左边走,要么向右边走,林晨最终选择了右边,觉得右边应该会是出口吧,相信了自己的感觉。。...

伏虫记

推荐指数:10分

《伏虫记》在线阅读

  “呼……终于走出来了。”看着又是到处都发光的植物的山洞,林晨居然有着莫名的亲切感,重重的舒了口气。

  辨别了方向,其实也根本不用辨别啥方向了,因为只有两个方向,从墓穴出来后的林晨要么向左边走,要么向右边走,林晨最终选择了右边,觉得右边应该会是出口吧,相信了自己的感觉。

  走在路上,林晨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刚刚在墓穴里心里比较紧张,还没有感觉到饿,现在一感觉到了就饿得受不了了,体力也急剧下降,更是到了边走边歇的地步,林晨心里都有点绝望了,不会真的会死在这该死的山洞里面吧,要是给我头牛我现在都能给吞下去,更是想到了香喷喷的米饭,想到了这里林晨都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因为林晨突然看见前面一颗特大的发光植物上面居然长着几颗小儿拳头大小的红色果实,看着像是熟透了,马上要掉下来的感觉。

  林晨觉得是不是自己饿晕了开始出现了幻觉,怎么会看见发光的植物上长着柿子呢。言罢,林晨更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去,那几颗柿子居然还是结在那棵超大的发光植物上,真的是柿子!不对,是熟透的果子,林晨心里渴望着那几颗果子,甚至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不知道能不能吃啊,林晨还是理性的想到,没有被快饿晕了的头脑所冲动上去摘果子,可是感觉到,如果真的再不吃东西,真有可能饿死在这里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是在这个山洞呆了多久了啊,居然都觉得自己快被饿死了,林晨满脸苦逼的想到。

  “如果横竖都要死的话,我宁愿选择被毒死,都不要被慢慢的饿死,这感觉真的,真的是让人受不了啊!”林晨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几颗果子,恨不得马上让它们变成自己的食物,可是也顾虑果子有毒,纠结着的说到。

  “算了,就当个饱死鬼吧!”林晨在这里坐着,干看着那几颗果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决定还是去摘果子,因为饿的感觉,真心的难受啊,再不吃点东西,可能就真的会被饿死了。

  林晨拿出了多功能刀具,又把绳子拿了出来,因为那棵果子植物,攀爬在岩石壁上,离地面有个2、3米的样子,虽然林晨有着182cm的标准身高,但还是差点距离,徒手的话是摘不到果子的。

  利用工具好不容易把植物上的9棵果子全部给摘了下来,更因为饿得乏力虚弱,摔倒了两次,得到果子后林晨是珍惜不已,看着呈火焰一样红的果子,让林晨不禁想到熟透的柿子,因为实在是跟柿子长得太像了,林晨咽了咽口水,准备开吃了,因为没有水,林晨只是用旅行包里面的毛巾擦了擦果子,就一口咬了上去,入口后,林晨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脆!’太脆了,就跟电视广告上的脆饼干一样声音,然后就感觉到了甜,甜得掉牙的那种,就像满口包了一口蜂蜜一样,太甜了。

  吃完第一颗果子后的林晨觉得这果子实在是太好吃了,不知道是因为饿的原因还是其他,一个果子就两口下肚,接着吃下一个,嘎嘣脆的几个果子,就这样不到2分钟就被林晨吃到了肚子里面,吃完了果子,林晨挺着感觉饱饱的肚子,躺在了刚刚坐着的岩石上,满脸幸福,林晨觉得自己太容易满足了,几颗好吃的果子就舒服成这样子了。

  林晨在吃完果子后,躺在了岩石上,手上拿着那块从墓穴里面捡到的会发光的令牌把玩翻看,边休息边想道:‘这果子也没毒嘛,而且还那么好吃,差点就被自己错过了’,有点想哼歌唱,奴隶翻身把歌唱的感觉了,这果子吃到肚子里居然还有暖洋洋的感觉呢,热乎乎的,想到此处,林晨还咧嘴笑了笑,但是,还没等他哼歌唱呢,就觉得自己肚子好像越来越暖洋洋的了,刚刚还是舒服,现在怎么就觉得有点烫了呢,林晨立马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用手摸了摸,甚至感觉到了有点烫手,不会真的有毒吧,林晨心想到,还没来得及细想,突然一种火烧的感觉,就从小肚子处,从内而外的蔓延了开来。

  “不会吧,大哥我得罪你了,又来玩我啊?”林晨鬼叫一声!简直太痛苦了,就跟身处烤火架上的烤乳猪一样难受,此时的林晨更是觉得,烤乳猪都比他更幸福十倍、百倍,因为他的‘火’是从身体里面烧了出来,那种痛苦甚至难以言喻,比起至少烤乳猪在被烤之前是已经死了的,根本就感觉不到火烤的滋味了,但如果烤乳猪就算是活活的烤,那林晨现在的痛苦也更是比烤乳猪的难受十倍,百倍了,简直就是酷刑了啊。

  林晨痛苦的嘶吼着,身体更是在岩石上打滚,想借此减轻点‘火刑’的痛苦,岩石上有些锋利的菱角甚至划破了林晨的皮肤,鲜血也顿时涌现了出来,通红色的血液随着被割伤的伤口处流到了岩石上面,居然还发出了如同水泼在了烧得通红的洛铁之上一样‘呲呲……’的作响,非常怕疼的林晨,现在也浑然不在意锋利的岩石割破皮肤的疼痛,居然还觉得锋利的岩石割破了皮肤更好受一些。从内而外的‘火刑’已经让林晨失去了理智,只能够下意识的嘶吼,如同河马在河水中打滚一样在岩石上翻滚,喉咙更像是吼破了一样,声音更像是野兽咆哮,林晨肺都像是给震破一样,粗重的呼吸声如同打雷一般。

  随着时间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分钟,但是林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林晨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血液也侵染了岩石,使得灰白色岩石已经变成了黑褐色一样。

  没人注意的是林晨刚刚手里把玩的‘令牌’此时被他的身躯给压在了身体下面,林晨的意识已然到了涣散的边缘,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死去一样,林晨表情居然有一种终于可以解脱了一样的感觉。

  迷迷糊糊中林晨甚至出现了幻觉感,只感觉自己像是躺在了云端之上,亦或者像是还未出世的婴孩躺在母亲的胎盘里一样,舒服至极,身心都像是无忧无虑,慵懒而舒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