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缓站了出来,摸了摸背上的旅行包也还在,慢吞吞的向那道光源走去,这里不像刚那山洞,四处有会发光的植物,起码能辨别很清楚方向,但是现在的这里仅有那道光源,周围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让林晨心里不由得寒意油然,人类是一个无限向往黑暗的种族,内心深处是“好痛啊,我到底得罪谁了啊!”林晨满脸痛苦的自语道。。...

伏虫记

推荐指数:10分

《伏虫记》在线阅读

  “呃……”寂静的洞穴里响起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好痛啊,我到底得罪谁了啊!”林晨满脸痛苦的自语道。

  林晨用手在眼前晃了晃,也看不清什么东西,黑乎乎的一片,林晨顿时有点心急,感觉自己摔了两跤是不是给摔失明了都,不过接下来的打量让林晨松了口气,看见离自己的不远处有一个和最开始在山洞里看见的荧光植物一样散发柔和的光晕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关系,感觉现在那道光更加有亲和的感觉。

  林晨吃痛的缓缓站了起来,摸了摸背上的旅行包也还在,慢吞吞的向那道光源走去,这里不像刚刚那山洞,到处有发光的植物,至少能分辨清楚方向,可是现在这里只有那道光源,周围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让林晨心里不禁寒意顿生,人类是一个向往光明的种族,内心深处是害怕黑暗的,向着光源走去的林晨不知道随着他的接近,那道光芒好像更加耀眼了一样。

  走近了那道光源旁,发现散发光芒的东西居然是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正反表面都有着精致之极的雕刻,正中有着三个“萬蟲令”字眼,林晨认识这三个字,居然是古代时候的繁体文字。

  “万虫令?”林晨看着这块令牌有点不解的挠挠头,令牌背后雕刻了一只林晨这个现代人从来都没见过的狰狞虫子,呲着牙,咧着嘴看起来恐怖无比,令牌摸起来更像是摸着某种生物的皮肤一样,不像是木头或者金属般的死物,握在手里甚至感觉到有些温度一样。

  林晨觉得有些恐怖,甚至心里有些渗得慌,不过林晨还是大着胆子拿起了令牌,因为林晨觉得,这种地方如果失去光源,更加可怕。

  借着光源,林晨四处看了看,发现这里居然像是一个古墓一样,墙上居然还有长得像虫一样的神像,墓室的中央居然不是墓棺,而是一张石桌,呈长方形,像是一块大石刻凿成的,与地面浑然一体,而石桌之上没有其他东西,只有一个木匣和一个烛台。

  林晨走到石桌旁,用手里的令牌离近桌上的木匣,仔细打量了下,发现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也就放心的拿起木匣观看起来。

  “怎么感觉是刚放桌子上不久一样,木匣上居然一尘不染。”林晨仔细打量了后发现,可是看了下石桌上的灰迹又不像,因为只有木匣这块的地方没有灰,其他的地方已经被灰尘覆盖,也没见这个木匣有挪动过的痕迹,林晨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

  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了,林晨心想如果拿出卖的话,肯定也老值钱了,林晨心热起来,借着令牌的光晕打开了木匣,想瞧瞧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打开了木匣后,入眼居然是一本书,褐色的书皮,黑色的字。“《万虫术》?什么东西?”林晨心底疑惑,打开了书看到。不知道这书是什么纸做的,多少年的东西了,居然还这么有韧性度,感觉比平时的课本纸都要好得多啊。

  ‘鸿蒙尘出,天道尽物,控术本之魂源,取其命魂为之使,使为其用耶,当是为物,生为命,死为启源兮……’虽然这本叫万虫术的书都是古代繁体文字,但林晨也还是都认得所有字,看完了书,感觉浑浑噩噩的,完全不知其理到底是想讲什么。

  林晨郁闷了,不知道这本叫万虫术的书和那块万虫令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看着木匣里还有本没有名字的书,林晨又翻看了起来。

  ‘老夫名褚楼,自得书万虫术,修其法,自语终得正果,控天地九千九百九十九万虫类,天下能与吾抗衡者寥寥无几,得名虫神褚楼之,然终难跳脱轮回,自知大限将至,苦无传人,遂留书传承之,若有缘之人得知,滴血入令,可解虫术入门法决。吾之一生修炼得知,可先入……’林晨看完这本书后,当然,也可以说是这本日记后,才明白,原来这就是以前电视里,小说中都有说过的什么修炼秘籍,虽然看这书的名字好像就是要跟虫子打交道,但林晨心里并不反感,因为林晨小时候家里还住在农村的时候,可是经常和那些小虫子的打交道的,有时看着蚂蚁搬家都能默默的看一天到吃饭的点才回家的,所以林晨心里还是能接受这本什么万虫术的,林晨心想我学会了这本书,是不是还可以变成虫子啊,然后跑到女生的裙底偷窥去,亦或者去偷看女生洗澡……

  不知道那个叫什么褚楼的要是知道现在最得意的秘方,不,秘法会被林晨用去做什么偷窥洗澡之类的话,会不会被气得从坟地里跳出来,然后清理门户的打死他。

  这且不提,此时的林晨一手拿着万虫令,另一只手只伸出了一只手指跃跃欲试的放在了嘴边,像是要咬的样子,但是又狠不下口,最终还是没忍住下口的林晨放下了令牌,双手抱头苦恼到:“哪里有血啊。”说完还在自身到处摸了摸,看了看。没看见有受伤流血的地方,林晨失望说道:“这裤子的质量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居然没有什么地方破一下,蹭点皮,受点小伤之类的。”

  “算了,还是先找找有没有出去的地方,滴血什么的以后再说吧。”林晨把木匣装在了旅行包里面,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道,当然,这都是借口,林晨其实最是怕痛了,到现在打个针都还跟要条命似的,就像那次什么甲型H1N1流感来袭的时候,林晨正好发了点烧,被辅导员强行逼迫去了校附属医院检查,过后检查出来只是正常的发烧感冒,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打几针,再输两天液的,谁知道第一针刚打下去,林晨就给晕了……把当时的医生护士给吓得不轻,等缓过劲清醒过来的林晨,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总感觉自己打着吊瓶的那只手都没有知觉了一样,这怕痛怕的也够要命的。

  林晨收拾好了东西后又四处看了看,发现旁边还真有个石梯,歪歪拐拐的通向其他地方,也不疑有他,手拿着令牌的林晨,把令牌当起灯笼向石梯那头登了上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