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黄府门前依旧热闹的场面非凡,无人明白新郞一拖再拖所以未来接亲是所以去了凌烟寺。喧哗的喜乐、鞭炮声时时刻刻绕耳。薄暮时分接亲的队伍才姗姗来迟,却丝毫不很大影响其热闹的场面。大红的嫁衣,艳红的大红的嫁衣,艳红的罗帕,新嫁娘在梨花床上坐立不安。。...

悍女驯夫

推荐指数:10分

《悍女驯夫》在线阅读

黄府门前依旧热闹非凡,无人知道新郞迟迟未来迎亲是因为去了凌烟寺。喧闹的喜乐、鞭炮声时时入耳。日暮时分迎亲的队伍才姗姗来迟,却丝毫不影响其热闹。

大红的嫁衣,艳红的罗帕,新嫁娘在梨花床上坐立不安。

夏过急了:黄婳婇倒底是怎么回事,她在上古石刻上应该看得到她和柳岩祉已经行过礼了,她怎么还不来跟她把灵魂换回去?难不成要让她跟柳岩祉洞房啊!

正在焦急之时,“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

夏过心里一惊倏然抬眼,看到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是柳岩祉。是位十五六岁的女子,此女子盛颜仙姿,身着一袭绮罗绣衫,好一个漂亮妞儿。不识来人,便只得以笑脸相迎。

黄枝倩看着婳婇一脸的笑容,不由得一怔,一丝疑惑从眼中闪过。看着她的眼神,此时清澈透明,这种友好的笑容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死而复生真的把之前发生的事忘了吗?既然你装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么我哪有不配合的道理?

微微一笑,袅袅娜娜朝她走过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神里却依旧透着几分疏离与警觉。

“姐姐。”

夏过立即明白,这个美女应该是黄枝倩,是这具躯体的妹妹。忙热情的起身:“是妹妹啊,来!快过来陪姐姐坐坐。”

枝倩在夏过身边坐下,试探般地握着她的手,一脸的不舍:“姐姐今日出阁,就要嫁去京城。我们姐妹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妹妹真的好舍不得姐姐。”

夏过便反握住她的手,亲热地拍了拍。努力地堆着一脸笑容:“妹妹,姐姐走后你要好好孝敬爹娘,要安分守己不要再做有违良心的事。”最后一句话吐出来时顿感不对,她怎么会说这么严重的一句话?

黄枝倩倏地松开夏过的手站起身,脸色瞬间变得愤怒:“黄花菜,既然你没有忘记,何必还在我面前装什么姐妹深情。你我同是爹的女儿,凭什么最好的总是先想到你?凭什么你可以嫁给表哥?你哪一点儿配得上他?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喜欢的是我。”

夏过脑子里顿时乱糟糟的,浑身不禁瑟瑟发抖,一股冷气袭来瞬间凉到背脊。脑子不受控制般地说出一句话:“枝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黄枝倩不屑的一笑:“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会让表哥娶我。”

夏过的思维此刻似乎已经不能控制这具躯体,还主动上前抓住黄枝倩的手臂:“枝倩,今天是姐姐大喜的日子。我已活过来,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我都可以忘记,也不计较。但是从现在起言之他是你姐夫。你要自重。”

黄枝倩轻蔑一笑,眼神里却透着不甘:“我告诉过你,我早就是言之表哥的人了。你居然还执意嫁给他。活该他逃婚,活该你一嫁给他就成弃妇。”带着一副阴险邪恶的笑容,还有无限的得意,走到门边。

夏过整个人僵在了那里,一股血腥入喉,强压不住一口鲜血直喷而出。她再一次被她妹妹伤到了。

柳岩祉来到新房外的院子里,早春的风吹过脸颊还带着寒意,抬头看着夜空,半边月亮和稀疏的几点星光挂在天空。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一点儿成亲的喜悦也没有。

也许是酒喝多了,心情变得格外的惆怅。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早让他成亲,而且还是娶一个远离京城的表姐。从来他只是当她是姐姐,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成为他的妻子。

他临行前总感觉父亲的眼神和语气有些不同往日,叮嘱的话很多,仿佛要把今后的事情都交待清楚。还让他在舅舅家多呆些时日,过几个月再回去。他当时只觉得也许这是每个父亲在儿子成亲前最后的教诲,所以话格外多。

来到江宁,舅舅也待他不同往日,更多了份担忧与紧张。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不太对。他临走前似乎还瞥见了一个灰蓝色的身影,好像是宫里的太监张槐。

柳长贵看着满脸愁云的少爷,心里也不好受:“少爷,也许表小姐今天被悔婚才那么冲动跑到凌烟寺,平常她都是很温柔的。”

柳岩祉收起那些疑惑邪魅一笑:“对!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怎么能呆在外面冷落那根黄花菜呢?”说完便走到那贴着红喜字的门前。

不待柳岩祉推门,门自己打开了。他不禁一怔,满眼疑惑:“枝倩?你怎么在这儿?”

黄枝倩微微侧过头朝屋里看了一下,转过脸立马红了眼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表哥,姐姐现在情绪不太好,你呆会儿再进去吧!”

“你怎么了,眼睛红红的,哭了?”柳岩祉忙问。

枝倩拿着罗帕擦了擦眼泪,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姐姐只是心情不好,平常姐姐不会这么对我的。”

“倒底怎么了?”柳岩祉见枝倩强忍着眼泪料想刚刚肯定受委屈了。男人总是喜欢同情柔弱的女人。

“真没事儿,表哥……”枝倩话没说话眼泪就流了出来,瘦弱的肩膀擅抖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

屋子里的夏过自主意识慢慢清晰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叫枝倩的说话怎么这么无耻啊!柳岩祉跟她居然有一腿?黄婳婇为什么还要死要活的非得嫁给她?

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脑中响起:“夏小姐,谢谢你让我看到言之终于成亲,柳家应该会逃过这一劫。对不起,是我骗了你,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是一个已死的人,灵魂是不可能重新支撑起这具身体的。”

夏过一听顿时慌乱起来,语无论次的惊呼:“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那我怎么回去?”

“在这个时空找到上古石刻,还有机会回去。我会用我这灵魂最后一丝力量保住你的躯体。对不起!我必须走了。”

“喂,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我不要留在这里。”夏过整个人变得烦燥不安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说好了帮你找到柳岩祉,让他娶你就把灵魂换回来嘛。为什么要骗我?现在这算什么回事儿啊!我现在怎么办?”

她一时间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柳岩祉和黄枝倩的肮脏事了。看着那堆积如山用红绸装饰得喜气洋洋的嫁妆,心里就来气,黄婳婇怎么可以这么骗她。不禁上前狠狠地踹了几脚,把气撒到它们身上。

踹过之后也没有让她冷静下来,她知道这样没用,嘴里一直在说:“冷静,冷静,发脾气是没有用的。想办法,想办法找上古石刻……现在一定要冷静,冷静……”正调整着情绪,眼睛不小心瞥见门口那对狗男女正你侬我侬。

她正好气没处撒,满脸怒气地跑过去:“你们两个要亲热换个地方,别在这儿碍我的眼。”看着枝倩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一阵恶心,“哭什么哭,你娘死了。”

柳岩祉见黄婳婇来势汹汹,说话还那么难听,不由得愤怒了:“黄花菜,你嘴巴放干净一点,眼前这个女子可是你妹妹。”

夏过心里本来就一股火,看到柳岩祉就来气。黄婳婇要不是为了这个男人,也不会去寻死,她不寻死她夏过也不会来到这里回不去。

上前就是一耳光甩过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自己一身的风流债,还有脸在这里叫嚣。”

柳岩祉莫明其妙被打了一耳光,还没反应过来,一阵掌风又袭来,忙伸手抓住再次挥过的手:“够了。你个泼妇发什么疯。”

夏过真的是疯了。她是历史系的天才,父亲是国内最有名的考古学家。她父女二人相依为命,老爹经常带着她四处考古,经常带着她打太极,多么惬意的生活。可是她却一时义气跑到这个时空,弄成现在这样。

她为什么要答应黄婳婇帮她找回这个恶心的男人?害得她现在只能呆在这个陌生的时空,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男人造成的。

想到这里夏过一翻手,以四两拨千斤之力直击柳岩祉的胸口。

柳岩祉没有想到黄花菜的身手如此灵巧,一股力量直朝他的胸口袭来,不禁被打得后退几步。不禁错谔的看着她:“你会武功?”

夏过没有理他,她现在只想找人好好发泄一下心里的憋屈和愤怒。向前跨了一步,抬腿朝柳岩祉扫过去,柳岩祉这回有了防备躲了过去。

夏过没有罢手的意思,再一次朝柳岩祉攻了过去,柳岩祉只得与之对打。

几个回合过后,柳岩祉满脸的疑惑,她的武功路数真的是他见所未见的。动作轻灵圆活、开合有序、刚柔相济,身形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

他不是练家子,只是小时候跟一个和尚学了几招以作防身之用,不过半刻钟他也只有挨打的份。

“表小姐,你不要打了,少爷会被你打死的。”长贵忙上前拉住夏过,一脸的乞求。

夏过一掌将长贵推开:“滚。”

长贵被推倒在地,不由得惊讶,她的力气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

一旁的枝倩惊谔地瞪大眼睛,那个斯斯文文的黄花菜居然如此深藏不露,她是什么时候学会功夫的?回想起那一幕,她就后怕。如果当时不是先下了药再趁其不备,恐怕死的是她。

“咚!”一声枝倩从惊谔中醒来。

柳岩祉被夏过一脚踢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长贵忙爬到他身边。夏过走过去又踢了两脚:“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告诉你少在我面前出现,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警告完之后转身便进了屋,“哐”得一声重重的将门关上。

随着关门声枝倩浑身一怔,这个黄花菜太可怕了。柳岩祉痛苦的声音从地上传来,她一个激灵忙上前帮扶:“表哥,你还好吧!”

柳岩祉借着力量艰难地从地上起身,浑身痛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没事儿,你去休息吧!”

枝倩一脸的心疼忙自责:“表哥,都是我不好,姐姐要不是看见你帮我擦眼泪,她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傻丫头,你总是这么善良,这不关你的事儿,她是在气我逃婚。去休息吧!”柳岩祉淡淡的一笑。

“我去帮你拿药。”枝倩说完便跑开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