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三人刚从大殿出,便见这寺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一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在人群中分外亮眼。此女子语言活泼生动表情十分丰富,身边一翠衫女子一脸的困窘,不知所措。黄梓杰真是不我相信自黄梓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红衣女子不是她的女儿黄婳婇还能有谁?看着这一幕他真是惊诧不异,他那老心脏差点儿就停止跳动了。望着柳岩祉和长贵他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悍女驯夫

推荐指数:10分

《悍女驯夫》在线阅读

三人刚从大殿出来,便见这寺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一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子在人群中格外抢眼。此女子语言生动表情丰富,身边一翠衫女子满脸的窘迫,不知所措。

黄梓杰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红衣女子不是她的女儿黄婳婇还能有谁?看着这一幕他真是惊诧不异,他那老心脏差点儿就停止跳动了。望着柳岩祉和长贵他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目光投向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大感不妙,万一给人认出来,他丢人丢大发了。忙一只手捂着胸口,面部开始扭曲,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柳长贵,身子往地上倒:“唉呀!唉呀。”

柳长贵顿时慌了神,忙扶好黄梓杰:“舅老爷,你怎么了?舅老爷!”

黄梓杰满脸痛苦:“心,心,心口痛。扶,扶我回,回……”一句话没说完两眼一闭,不醒人事。

柳岩祉见舅舅突然晕倒了,心里也开始发慌,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料定是被眼前的事儿气的,想想他是不是做得过份了,满脸的歉疚。

“快,快,扶进去,让明慧大师看看。”柳岩祉忙也搭把手扶住黄梓杰。

离开的那一刻,不禁回头朝那红衣女子看了一眼,她真的是那个他认识的黄花菜吗?

送黄梓杰到禅房里休息,柳岩祉静静的坐在一旁,心里有些愧疚。舅舅始终是个长者,到了年岁身上少不了会有些毛病,也不知道这心口痛会不会很严重。

目光不禁又朝门外张望,长贵去请明慧师傅,怎么还没有回来?

黄梓杰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心里不安起来,言之这小子刚就告诉他喜欢温婉娴淑的女子。说什么好在见过婳婇,要是娶回家又是另一般模样,那岂不是悔恨终身的话。

这婳婇大庭广众之下咋咋呼呼的,哪有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模样。看来这回言之是不肯乖乖成亲的。怎么跟妹夫交待呢?

“舅舅,舅舅。”柳岩祉在黄梓杰耳边轻轻唤了几声,希望他能有点儿反应。

黄梓杰紧闭着眼,当作没听见。他现在要是醒过来说什么呀?他这老脸往哪儿放啊!下定决心哪怕是地动山摇了,他也不睁眼。他就不信这小子把他扔寺里不送他回去。只要是回去了,他就不会再给他逃出来的机会。

这时长贵带着明慧大师来了。柳岩祉忙起身让开位置让明慧大师诊脉。

明慧看着黄梓杰呼吸平稳,面色正常。没有诊脉,而是微微行了一个礼:“柳施主不要过于担忧,黄施主只是心累了,休息一下便好。”说完便退了出去。

柳岩祉不禁蹙眉:“心累了?”回过头打量着如熟睡般的黄梓杰,若有所思。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刹那的疑惑,竟是柳岩祉成为一代哲学家的起蒙。

“什么意思啊!舅老爷没事儿吧!”长贵真是一头雾水,“不是心口痛吗?怎么变成心累了?心也会累?累着了所以就痛了?明慧大师是这个意思吗?”

黄梓杰听着长贵的话差点儿笑出声来,无奈此时是非常时期只能强忍着笑,导致脸部肌肉一抽一抽的。

柳岩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心知肚明:“长贵,在这儿照看着,我去会会那根黄花菜。”

柳岩祉下了大殿的台阶,便钻进了那重重包围圈,过关斩将终于来到了黄婳婇面前。

而此时的夏过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仍旧在发表她的演讲。

“你们说他爹和娘多伤心啊!你们说我叫他回……”夏过话没说完,便感觉有人一直拽她的袖子,回过头看着草儿,“你干嘛啊,一直扯我袖子!”

草儿躲在小姐的身后,一脸怯意地伸出一个指头指了指柳岩祉,压低声音:“小姐,表少爷。他,他出来了。”

夏过回过头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不由得一惊,这就是黄婳婇非嫁不可的男人?

明眸如星,剑眉如画,头发挽在脑后,系着一条蓝灰色的缎段,额前似不经意留下两缕青丝。一身月白竹衫,领口袖口滚上蓝灰色的边,浅绣着流云图案。看上去确实挺儒雅的,看来黄婳婇眼光不错。

这一念头在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瞬间被她拍死。还眼光不错?始乱终弃诶,新婚当日逃婚诶!这么一个大烂人。

事实教育了我们长得帅的男人是多么不靠谱。

柳岩祉淡淡一笑:“我爹娘此时人在京城,他们有多伤心你怎么知道?”

“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了。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你却要出家当和尚,他们能不伤心吗?”夏过抬高下巴盯着柳岩祉。

柳岩祉恍然大悟一脸同情:“哦。原来是这样,你一直是用脚趾头思考问题的,那也难怪你会觉得人只要是去寺庙就是出家。”

人群中传来一阵笑声。

这让夏过有些失势,但是下一秒她微微一笑:“哦!你不是出家啊!那真是佛祖开眼没有让你玷污佛门。”她在心里狠狠地加了一句:你这样始乱终弃,毫无责任感的男人哪有资格入佛门,寺里要是真收了你,真是有损佛门声誉。

柳岩祉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如此牙尖嘴利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不多话的黄花菜?

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对,就是佛祖开眼才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如若今日不是来这凌烟寺,我今后的日子该是多么的暗无天日啊!”心里狠狠的加了一句,要不是来凌烟寺怎么能看到你这一面?

“那你得感谢佛祖点醒了你,没有一时糊涂而出家。”夏过当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她倒不慌不忙转过身看向人群:“我这牺牲个人名声,劝他回家行孝的这一趟来得也算值得!佛祖曾割肉喂鹰救鸽子,我效仿而已。”

夏过这一句话,就把自己近似泼妇的行为拉到了跟佛祖一个高度,不禁让对她有微词的看客也改了对她的看法。

这时人群中冒出一个声音:“姑娘,他就是柳大人的儿子柳岩祉吧”!

夏过点点头:“是呀!就是他。他既然不想出家了,各位帮我劝劝让他回去成亲吧。”

“柳公子啊,赶紧回去成亲吧!你看这姑娘多么有情有义,不计较你一时的糊涂,也顾不得旁人的目光,亲自跑上山劝你,这样的姑娘实属难得啊。”人群中一老者忙出言相劝。

柳岩祉听着这话真是无奈至极,看着黄婳婇一脸得意的笑容瞬间明白:“黄花菜,我明白地告诉你,我现在不想娶亲。所以你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

“我再找个人嫁了?那我不是一女侍二夫吗?这不道德的呀!”夏过一脸为难。

“你不还没嫁给我吗?”柳岩祉真的想不到这根黄花菜敢跑出来,还这么沉着淡定的跟他说话,没有半分往日的羞涩与紧张。

“可是我们有婚约的啊!而且你这次从京城到江宁来就是来娶亲的对吧!我如果嫁给别人了,我爹不是失信于柳家吗?”夏过说完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我明白了,这是柳大人的意思对不对?柳大人想悔婚但是碍于面子又不能那么做,就教你唱这么一曲?让我另外找人嫁了,然后理亏的就变成我们黄家了。唉呀!真是老谋深算!”

“不要胡说八道,妄自猜测。这事儿跟我爹无关。”柳岩祉已经听到人群中有人议论纷纷了,别人怎么说他他都无所谓,但是父亲德高望重,他不能让人指责他的父亲。

夏过一笑:“真的无关?那就好办了。走吧!回去成亲吧!”说完她就上前拉着柳岩祉下山。

刚走出两步柳岩祉狠狠的将夏过的手甩开:“黄花菜,你倒底知不知羞啊!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我男女有别,你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夏过停下来好笑地看着他:“呵,我光明正大地拉我丈夫这也叫不知羞!”

“我们还没成亲呢!谁是你丈夫?”柳岩祉真的有些怒了,这个黄花菜真是牙尖嘴利。

夏过不慌不忙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红绵帛展开:“要不你看看这婚书上是不是写着我们的名字?是不是有官府的盖章?”

柳岩祉看着黄婳婇手里的婚书,顿时无话可说。他没有想到她居然把婚书都带来了,看来她是有备而来的。

夏过微微一笑,指了指人群中相依的两对小夫妻:“那他们在你眼里是不是也是不知羞?”

所有人的目光朝那两对小夫妻看过去,让四人有些不知所措。

忽然其中一男的站出来指着柳岩祉:“谁不知羞?别以为你多读了几句书就可以乱骂人。我算是看出来了,最不知羞的人是你。一个大男人成亲之日居然跑到寺里来,这么无情无义。如若不满意婚事大可不必订婚,你这样让人家姑娘以后怎么做人?”

“是呀!你这样不是悔了人家姑娘一辈子吗?”

“柳大人怎么有你这样的不孝子?”

不利柳岩祉的言论越来越多。他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四面八方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让他无所遁形,愤怒地大吼了一声:“够了。”顿时那些声音嘎然而止,“倒底谁才是真正的不孝,去禅房看看就知道。”

夏过一脸不解,禅房?心里咯噔一声,完了。黄老爷子是跟这柳岩祉在一起的,现在只见柳岩祉不见黄老爷子,难道黄老爷子出什么事儿了?

望着面前一脸惊讶的黄花菜,似笑非笑地朝她逼近,距离十厘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夏过感觉一股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还带着若有若无庙里的香火味。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心跳不禁快了节拍,眼神变得慌乱起来,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柳岩祉嗅着她身上淡淡地女子之香,邪魅地一笑,眼神里透着戏谑:“好!这么想做我娘子是吗?成全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微风轻轻吹着夏过娇俏的脸庞,墨玉般的瞳眸里透着惊谔。自找的?什么意思?

捕捉到夏过的神色,柳岩祉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这不是她费尽心思不惜抛头露面想得到的答案吗?为何如此惊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