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立秋裴曜辰小说名字叫作《陪你到天亮》,提供更多立秋裴曜辰小说,立秋裴曜辰小说名称。陪你到天亮小说立秋裴曜辰摘选:立秋无助地望着一个又高又壮一脸络腮胡的光头男子推门而入。他一看见立秋,眼光老练的他一瞬间可以看出…...

陪你到天明

推荐指数:10分

《陪你到天明》在线阅读

夏至裴曜辰小说名字叫做《陪你到天明》,这里提供夏至裴曜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陪你到天明小说精选:第7章跳进另一个地狱她一惊,凝神细听,果然听到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好戏开始了。你一定要投入点哦,要不然我这个看客会觉得枯燥乏味的!”他说着一弯腰,动作利落敏捷地钻入了床底。夏至绝望地看着一个又高又壮满脸络腮胡的光头男子推门而入。他一看到夏至,眼光老辣的他瞬间看出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雏,不由眼前一亮,饥渴地狠吞了几口口水,动手就忙不迭地开始脱起自己衣服来,不一会儿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急吼吼地朝夏至扑去。夏至惊悸地惨…

第7章跳进另一个地狱

她一惊,凝神细听,果然听到有脚步声朝这边走来。

“好戏开始了。你一定要投入点哦,要不然我这个看客会觉得枯燥乏味的!”

他说着一弯腰,动作利落敏捷地钻入了床底。

夏至绝望地看着一个又高又壮满脸络腮胡的光头男子推门而入。

他一看到夏至,眼光老辣的他瞬间看出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雏,不由眼前一亮,饥渴地狠吞了几口口水,动手就忙不迭地开始脱起自己衣服来,不一会儿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急吼吼地朝夏至扑去。

夏至惊悸地惨叫,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没办法接受这不堪的一幕,更无法想像接下来的惨状,却不得不承受这可怕的一刻。

本以为身体会传来**的疼痛,可是等了半天,却始终什么都没等到。

睁眼一看,却见那男人被裴曜辰抵在了墙上,脖子被他狠狠地掐住了,此时正满脸胀红眼睛翻白,双手握住裴曜辰的手努力地想掰开。

而裴曜辰屹立不动面无表情,可是手背上青筋直爆,可见他用了很大的力气。

不知为什么,解除危机的裴曜辰没有让夏至感觉到如释重负,反而觉得很可怕。

他像足了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冷冰而狠绝……

男人的双手终于垂落了下去,眼睛也缓缓闭上了,头无力地耷拉下来,裴曜辰这才松开了手,拿出丝帕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将丝巾往地上一扔,这才转身看着她冷冷地笑,“现在,你还要我救你吗?”

夏至看得胆战心惊,却用力地点了点头。

裴曜辰挑眉,走上一步用力掐住她的下巴,“你不怕从一个地狱跳进另一个地狱吗?”

她用力摇头。

废话!她当然怕!

可是就目前状况来说,她只能求助他才有机会逃离这里,当然先离开这里再说,以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裴曜辰笑了,“如你所愿!”

他用力扯掉了夏至嘴里的布条,用刀挑开她手脚绳索,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你自己可以走吗?”

夏至长呼一口气,用力活动了一下手脚,说道:“没问题!”

“很好。跟我来吧!”裴曜辰走到窗前停下,双脚跨了开来,屈膝而立,拍了拍自己的右腿,“踩着我的右腿上去!”

夏至不敢怠慢,依言踩着他的右腿上了窗户纵身跃了下去。

看看杂乱而寂静无人的巷道,她很有飞奔逃离的冲动,可是想想自己孤身一人只怕很难逃脱那般人的追捕,最好还是跟着看起来很不简单的裴曜辰来得安全些。

无论他有多可怕,也得跟着他先逃离这里再说。

正想着,裴曜辰已经轻松地落在她身旁,四下看了看,低声说道:“跟我来!”

说着迅速地往巷口跑去。

她忙不迭地随在了他的身后。

他的车就停在巷口处,俩人上了车,刚发动车子,就看见后面一大群人挥舞着刀棒冲了过来,带头的正是那个刀疤脸。

夏至惊悸地催促,“你快点!”

他却不慌不忙地探身从后座上提起一个密码箱打了开来,随手就往窗外扔去。

只见崭新的百元美钞如纸片般被风吹得四下飞舞,刀疤脸立即挥手叫人停下,招呼着忙不迭地捡拾着钞票。

那些钞票比买下她时出的价多出一倍不止,他当然知道应该选择什么。

夏至看着那群人越变越小,这才暗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他一眼,不安地问:“刚才那人真的被你掐死了吗?”

裴曜辰冷看她一眼,“现在才心生怜悯是不是太晚了点?”

“呃。我不怜悯他。我只是不想因此惹麻烦。”夏至摇头。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只是把他掐晕了而已。”裴曜辰耸耸肩。

“太好了!”夏至长呼了口气,但下一秒又紧张地问道,“你扔了多少钱?”

“两百万。”裴曜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

“两百万美金?”夏至倒吸了一口冷气,结巴着说,“我……我很穷,可没钱赔给你……”

“以身相许好了。”裴曜辰淡淡地说。

“不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非他不嫁!”夏至想也不想地果断拒绝了,“或许,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补偿你,比如为你工作几年,你不用给我太高工资,只需给我基本生活费就行了。”

裴曜辰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起来,“你以为你是白领中的精英吗?为我工作几年就能赚下两百万美金?还有,你非你男朋友不嫁,可确定他非你不娶吗?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些?”

夏至被他嘲讽得脸红耳躁,却仍然强压怒气说道:“我值不值那么多钱,你看了我工作能力再说。如果几年不够,那就十年二十年,总有一天能还清吧?至于我男朋友娶不娶我,我自己心里有数得很,用不着你操心!”

裴曜辰挑了挑眉,深祟的眉眼变得越发深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冷笑,“很好。那我们不妨打个赌好了!赌你男朋友到底会不会娶你,又或者有没有娶你的打算。”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