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直到文妤送到家的时候了早上快八点了,文茜正宁静地抱着一本漫画窝在沙发上。“姐!”文茜看见文妤回去,立刻放下自己漫画书跑了过去的,“这么快就回去了?你看见南泽烨了吗?是“姐!”文茜看到文妤回来,立马放下漫画书跑了过去,“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看到南泽烨了吗?是不是特别温柔,特别帅?!”。...

等到文妤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快九点了,文茜正安静地抱着一本漫画窝在沙发上。

“姐!”文茜看到文妤回来,立马放下漫画书跑了过去,“这么快就回来了?你看到南泽烨了吗?是不是特别温柔,特别帅?!”

文妤看着自己这个妹妹,伸手捏了一把文茜的脸蛋,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笑着回答:“是很温柔也很帅。”

文妤看着时间,拉着文茜往卧室走。文茜这几年疯狂地追星南泽烨,她的房间几乎被那个男人的周边填满,文妤没忍住道:“茜茜,南泽烨有女朋友了……”并且,他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正打算把南泽烨周边拿给姐姐看的文茜愣了愣,突然发疯似的尖叫了一声:“不可能!”

这几年文茜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好不容易在心理医生的引导下通过干预手段有了点起色,文妤立马闭了嘴。

而心理医生给文茜的疏导就是让她去喜欢一个人,通过这种手段来放松心情,结果……她开始了追星。

追的是南泽烨。

文妤叹了口气,胃里那枚戒指的事情她没有说,只轻声道:“算了,我就是逗你玩玩,早点睡吧。”

然后她在文茜怀疑的目光中如芒在背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胃里的戒指并没有给文妤带来任何的痛苦,她甚至有点怀疑南泽烨的话了。

文妤回到房间之后在卫生间抱着马桶干呕了半天,她想把戒指吐出来,奈何一个巴掌大的奶油蛋糕折腾了这么久也消化的差不多了,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吐不出来。

白白难受了半天。

“叮咚。”

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文妤漱了口去看短信。

是沐愠发来的短信。

这个名字触及了她内心最柔的记忆。

【我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回国,要来接机吗?】

透过手机屏幕,文妤好像看到了沐愠温和地笑容,她跟着不自觉弯了弯嘴角,在回复的消息框中迅速打了一个“好”字。

因为沐愠要回国,文妤把吞了戒指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其实她也有点故意逃避这个事情的意思。

第二天文妤下午去机场接机的时候,她总觉得隐隐不安,坐在候机室里,文妤不由自主地拿着手机频频看时间。

就在这时,有两个黑衣男人径直走到了文妤的身边。

“文小姐,南总请您过去一趟。”

不安被极致地放大,文妤看着两个黑衣,男人心跳剧烈跳动。

她从不认识什么南总,而唯一一个有交集又恰好姓南的人……

她只想到了南泽烨。

“我不去。”

文妤自然不会跟着不明不白的人离开,她的手指已经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到紧急报警的页面了。

“文小姐请吧。”

黑衣人没管文妤的动作,也不管文妤的理由,面无表情地冲文妤做了个“请”的手势。

文妤迅速摁下了报警键,可是黑衣人的反应更快,在报警电话还没有接通的时候就一把夺过了文妤的手机。

一技不成,文妤刚想叫喊,就觉得后颈一疼,再然后,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同一家酒店,同一个套房。文妤醒来的时候,她看见南泽烨正在跟手下人吩咐什么。

七零八落的记忆一并涌来,文妤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后颈,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她的动作自然也引起了南泽烨的关注。

那男人示意手下人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没有了昨天的精心装潢,也没有了好吃的甜点和南泽烨的微笑。

那男人在所有的耐心都熬完之后,露出了獠牙。

“南泽烨,你这算是绑架吗?”

文妤深吸一口气,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她的手机不知道去了哪里,更不知道沐愠现在怎么样了。

南泽烨微微摇了摇头,文妤可以确定自己没能在这个男人眼睛里找到一点叫做温柔的东西,好像他的面具彻底碎裂,剩下的,就是他本身的模样。

妖冶冷漠。

“我的耐心有限,七点半会带着你去医院做胃镜,文小姐,别再试图给彼此找麻烦。”

他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吐字清晰,但是那几个字却让文妤感觉到了冷意,她忽然想起昨天这个男人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神情,和今天,还真是像。

文妤抿了抿嘴,左手摁在胃上,抬头去看南泽烨:“是我在找麻烦?如果不是你要挑幸运观众,我怎么可能吞下戒指?”

“嘘。”南泽烨伸出一根手指,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要是你,现在就一句话都不说。”

南泽烨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笔电开始处理公司文件,文妤坐在他的对面,南泽烨有办法避开机场的警察和监控把她直接绑过来,就有手段让她彻底闭嘴,文妤权衡利弊之后不再说话,只一瞬不瞬地看着南泽烨。

她眼睛里的愤怒都快凝成了实质。

在别人的注视下,男人分毫不差地完成了手头的工作,看了眼时间已经差不多七点的时候,男人关上笔电站起身。

“走吧,去医院。”

他率先离开套房,出门后立马戴上了一个能遮住半张脸的黑色墨镜,文妤跟在他身后。

活了二十多年的本能告诉文妤,这个男人她还是赶紧跟他断干净的好。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文妤一路上都安静极了,她坐在车子的副驾驶,看上去安然无恙,其实手心里已经浸满了汗渍。

——她害怕洗胃是真的。

车子稳稳停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里,文妤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努力压下怒火,才在南泽烨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时候拉住了他的胳膊——

“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被拽住的男人看了一眼文妤的手,后者立马收回了手。

地下停车场的灯光很暗,南泽烨原本不想再耽搁时间,但是他看到了文妤手心的汗后,却停下了开车门的动作,单手放在方向盘上,微不可闻地点了下头。

“呼。”

文妤长舒了一口气,有点不确定地问道:“我就是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机场的?”

沐愠回国的事情并没有传出去,她去接机的事情知情的人也没几个,南泽烨却能在她刚抵达机场甚至是还没到机场的时候就安排了人截住她……

这件事她醒来后细思极恐。

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中,南泽烨轻轻笑了一声,当然,绝不是什么善意的笑容。文妤听着头皮发麻,他看不到南泽烨什么表情,只听见这男人用特别玩味地语气说:

“难道,你的妹妹没告诉你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