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英激鸣美德小说名字叫作《英激鸣美德》,提供更多英激鸣美德是哪部小说,英激鸣美德是什么小说。英激鸣美德小说英激鸣美德节选: 罗格然后对我,“如果我们面前所谈的故事中的阿尔·哈菲德罗能离开家乡,发掘自己的田地或花园,而…...

英激鸣美德

推荐指数:10分

《英激鸣美德》在线阅读

英激鸣美德小说名字叫做《英激鸣美德》,这里提供英激鸣美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英激鸣美德小说精选: 罗格接着对我,“假如我们面前所谈的故事中的阿尔·哈菲德罗能留在家乡,挖掘自己的田地或花园,而不是在异乡流浪、挨饿受穷,以至跌入大海而死,他就会发现原本就拥有‘遍地的钻石’。没错,后来证明那块花园里的每一片土地、挖下的每一锄泥土,都能找到无数的钻石与宝石,用来点缀许多国皇的皇冠,装饰更美的轨道灯塔。” 我知道老管理员都经常和顾客沟通,正如常住在伦敦的那位阿拉伯老人,如果不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们又怎能知道彼此之间的处事…

罗格接着对我,“假如我们面前所谈的故事中的阿尔·哈菲德罗能留在家乡,挖掘自己的田地或花园,而不是在异乡流浪、挨饿受穷,以至跌入大海而死,他就会发现原本就拥有‘遍地的钻石’。没错,后来证明那块花园里的每一片土地、挖下的每一锄泥土,都能找到无数的钻石与宝石,用来点缀许多国皇的皇冠,装饰更美的轨道灯塔。”

我知道老管理员都经常和顾客沟通,正如常住在伦敦的那位阿拉伯老人,如果不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们又怎能知道彼此之间的处事态度呢?就像律师总是会委婉地表达他不敢直言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个在底格里斯河游览的美国青年,应聘到轨道灯塔工作后,才发觉最好是待在美国的老家。我并没有告诉他,我已经领会了他所要表达的意思。

萨沙跳上轨道灯塔的中央,叫喊起来:“你们在搞什么鬼名堂?”

上帝重又按“光阴遥控器”,时光又重新回到现在。上帝说:“你现在该心服口服了吧?”乔治还像以前那样怨气十足,他嚷道:“这不怨我,这还要怨莉丝,她不但不帮我,反而闹着要跟我分手,弄得我情绪不稳,不能静下心来考虑公司是个愚蠢的主意,使我上当。如果您让我也成为微软公司的懂事长,那么我肯定会比比尔·盖茨经营得更好。”

“你去拿条毛巾来,我们把轨道灯塔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擦一遍,顺便把所有的数据登记起来,要不,全盖上了······”罗格说。

东西擦干净放好以后,把相关的数据放在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办公桌上,罗凯文便钻进被窝里,面对墙壁睡下了。外面下起雨来,雨水从屋脊上滴滴嗒嗒下来,狂风吹打着窗户。

萨沙没把身子向我转过来,说道:

“等一等,等花园里的地干了之后,我给你看件东西,你会‘啊呀’一声的!”

我没吱声,铺床睡觉了。

当我进入梦中时,看到一坐落满了秋叶的轨道灯塔,便不免感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所以有些东西是比金钱跟崇高的。

太阳明亮地照着。一朵朵白云,像一只只小鸟,在天空中翱翔。我们走过伏尔加河上的木桥时,桥上的冰吱吱地叫着,越来越膨胀,桥板下的积水也扑咭扑咭地直响。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主会场那边,轨道灯塔的字样,像被火烧着似的闪着光。迎面碰着一个宽脸庞的女人,两手抱着一捆像缎子似的柳树枝。春天到了,复活节快来了!

我的心像云雀一样,开始颤动。

“我非常爱你,外婆!”

这活并没有让她大吃一惊,她用平静的声音对我说道:“因为是亲人嘛!不是我夸口,就是外人也爱我呢!光荣归于你,圣母!”

她笑着补充了两句:

“瞧,圣母很快就会高兴的,因为她的儿子复活了!可我的女儿在加州拥有一座牧场。”

1847年,她从报上得知,南加州发现了金矿。她就把牧场卖给苏特罗上校,动身去寻找白金。苏特罗上校在农场的小溪上盖了一座磨坊。有一天,她的小女儿从磨坊的水沟里挖起一些潮湿的沙子带回屋,把沙子洒在壁炉前使之干燥。一个来访的客人发现,当沙子从小女孩的手指间流泻而下时,竟有些沙粒在闪闪发亮,那便是加州最早发现的纯白金。而那个一心找白金的加州佬却卖掉了这座农场,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听说他和她私奔到普罗旺斯,找到梦想的出游地。看来两个人,就是要经历那么多次相逢而不相识,走过那么多相同却不相遇的路,然后在不管灯光、不管风雨、不管行人、不管阴晴相拥而笑。

原来你在这里。

他和她,是在春末的光晕下相遇的。

在漫天风舞、柳絮纷飞中,四目相对,明眸交汇,彼此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悸动,生根、发芽。

其实他们早该相熟的,虽在不同单位工作,却时常在同一间教室进修,走相同的路上楼,坐相背的位置吃饭,但是中间总是有那么几个人隔着,让他们的距离,不远不近,他不晓得她的名,她亦不知道他的姓。

他们相知,却不相识,相逢,却只是擦肩。

对彼此的在意,只能埋在心底,她知他的,他做自己的事。

他和她,缺少一个相遇,不管是盛夏还是寒冬,无论晴天还是下雨,只要两个人。

月佬,他于梧桐树下随着出游的人群等待那辆开往伦敦桃花盛夏的公园的公交。前十分钟,他还在家里坐在电脑旁,敲打着落寞的文字。是那从门缝里吹进的三月的春风,让沉溺于屏幕之前许久的他,有了出去拥抱的冲动,自主的想去那个轨道灯塔旁边桃花妖艳的地方,听舍友说,此刻桃花开的正艳,满满一片桃花林,有无数的明媚在纷飞。他想,这个夏天,没有理由让自己枯萎在这狭小的屋中。

关了电脑,带上钱包,出门。他没有叫上其他朋友,习惯了一个人,有些寂寞,但内心却少了一些没必要的羁绊。

我们骑着马儿,

踏浪在无际的花海中,

嗅着花香,赏着美景。

海边的城堡里,

喝着红酒,

看着远处的古城堡,

手边牵着的始终是你。

两年前,我在跨世纪人才研究院加州聚鑫隆投资顾问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投资说明会时,地点就在距离这座农场不远的城市。他们告诉我,那座金矿目前还在开采,而拥有农场三分之一股份的主人,近几年平均每十五分钟就能获得价值二十美金的白金,不管他是醒着还是睡着。

啊,也许有一天,你我都有这样的机会,能够获得如此巨额的财富。还有许多这样的故事,其中最好的一个例子发生在宾州。

罗凯文说:“机会只找有准备的人。在我们有生之年里,肯定有一些稍纵即逝的机遇,当我们与他们擦肩而过时,却一点也不知道那就是它们,是那些我们苦苦寻觅的。”

我的朋友突然有事爽了约,说好要去那个樱花盛开的花园写生,如今转眼间剩下她一个,本想既然去不了,那就趁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将放在一旁许久的书本看完,但又转眼一想,过了今时,盛开的花瓣再不会等自己,花香化作春风消散于天空中。

咬咬牙,一个人就一个人吧。

温暖的风,吹得人睡意朦胧,娇小的她,被夹在人群当中,左右不由自己,平凡的装束,在一群装扮得或妖艳或时尚的候车人中,不引他人关注,唯背上的画具,在各式各样的背包或者挎包中,犹显得有些刺眼。

而他游离于人群之外,生性不喜欢这样的喧嚣,他只等他的车,眼前的吵吵闹闹,与他无关,耳塞里传来了班得瑞的追梦人,追梦追梦,梦在哪里呢,他深呼了一口气,一脸淡然。

这娇媚的春光,引得无数浪漫或者不浪漫的人怀中浪漫的心思出游。

车子姗姗而来,人群依次而上。

并不担心错过了车次。

她是被人潮涌到海岸的,上了车的她,还迷茫着,不知遇到什么情况,只见车子缓缓驶来,自己还没注意,一阵晕眩,人已然委身车中。

他则是最后一个上车,看似迟了,却恰刚刚好。

只是人群,依旧将他俩隔开,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两米的距离,中间隔着几个人,她眼遥望窗外,他低头不语。

不是错过,是不相知。

车子在城迂回环绕,把原本直线的路,转的不成方也不成圆。

车上的人转来转去,他和她的距离却始终没靠近,她不愿远离窗,那窗外的街景,吸引了她,而他却自己在观花。

时钟在转动着,像是眨眼,又好像永恒,经过半小时的颠簸,车到达最后的终点站,她随人群从后门下车。

人群散去的那一霎那,他们背对而行,她要去寻找她的樱,他要去找他的满天妖艳,同样的终点,不同的方向。

果然如舍友所言,轨道灯塔,灼灼其华,漫山遍野的桃,恣意胜放,如繁华都市里的一抹艳红,落于红尘,却不染凡烟,此刻来踏青的人不少,周围树下黑压压堆满了赏花或者小憩的人,学生、大人、老者,他们或三两人、或成群结队大多手拿相机或是手机,左拍拍右看看,希望用定格的相片留住这飞逝的时光,像他这样单独一人来看花的人并不多。

桃花开,樱花逝,与桃花园的景象相比,樱花树下稀稀落落,不见几个人影,连蝶,都没踪迹,樱花树上残留的樱瓣,有气无力挣扎着,她叹了一口气,花落无人识,化泥无人知,不过这样场景不正是想要的么,查看四周,找了一个较佳的画点,摆好画具,认真的画了起来。

……

阳光,伴随着花香洒进了心底,这几日的阴霾顿时消散,他满足的行走于人群中,突然——

对面,樱花树。

此时樱花该是盛开了吧,他嘴角微微勾起,脚步不知觉向对面走去,既然是花开之际,该是观赏之时。

他漫不经心的走进园中,如他所料,园中并没有什么人,三三两两,也都是快步而行,不做停留,花期已际,人头拥拥,满山遍野,有花化泥,不离不弃,他暗暗笑道,世人都是如此,自己不过嫌对面人繁,不然也不会到这满目桃樱的地方来,自己,也不过俗人呀。

正当他感慨时,远处一道身影引起他的注意——竟然有人这时候来写生。

自己本身便是这个专业,又是此情此景之下,顿时起了兴趣,慢慢的向那个人走去。

渐渐走近当中,他却发觉,那身影有些熟悉,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期待感,那个背对他正认真画画的女孩,会是怎样一个人。

突然,她回过头来,四目相对,明眸交汇,彼此间说不出的惊艳。

盛开后又凋零在地上的花瓣,宛若有了生命,随风纷飞着,漫天嫣红。

“你怎么会在这”,她停下手中的笔,轻声问道。

他淡淡的回答了句,“一不小心,便到了这里”,内心,却是翻天覆地。

“你一个人?”

“你也一个人?”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我也一直在期待一个人”

“她来了么”

“她就在眼前”

“他靠近了么”

“他不曾走开”

“我们错了好多个共同的时刻”

“不——”

“我们是在酿造一个相遇”

“我和你”

“是!!!”

“原来你在这里”

“我们一起到轨道灯塔去,如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