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也不是她缺钱,她而已明白,舍得花钱买来的东西别人才能好好珍惜,这金钱是林南溪和李若兰催命的毒。 “好,左手交了钱左手交货日期。” 男人貌似的痛痛快快,更有甚者连什么消息都没问一“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是她缺钱,她只是知道,花钱买来的东西别人才会珍惜,这金钱就是林南溪和李若兰催命的毒。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男人倒是同样痛快,甚至连什么消息都没问一句就答应了,这让夏以安不禁觉得舒心了一些,转账,拷贝。

仅仅用了十分钟,夏以安便一脸冷笑的完成了对林南溪和李若兰最沉重的报复,转身离开了这家报社。

走出门的一瞬间,那男人喊她,“方不方便问一句,你跟夏家什么关系?”

“仇人。”

夏以安冷冷丢下两个字,头也没回钻进了一辆出租车。

一个小时后。

秦漠深坐在自己精装的办公室里,手里玩弄着一支精致英雄钢笔,眼角撇着电脑屏幕,嘴角却勾起一丝玩味。

他往自己那高大的真皮座椅靠背上倚了倚,真有意思啊,夏家千金自曝家丑,还自称夏家的仇人……

呵呵……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意外的收获倒是省了他不少的麻烦。

夏家别墅。

或许那一对狗男女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回来吧。

夏以安进门的时候,分明可以看到他们两个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震惊。

“呦,还没走,想着让我爸回来抓现行吗?还是直接打算公开了?”夏以安挑眉,讽刺道。

她恨恨的盯着林南溪的脸,这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这个她一心想着要嫁的男人,怎么这一刻,她看着竟会觉得心如刀绞。

“以安,你……”林南溪慌忙站起了身,作势要走过来,一双眼睛里满是慌乱和不安。

“别。”夏以安却突然伸手制止他的动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稍等。”

说着,她看了看林南溪,又看了一眼同样一脸不安站在林南溪旁边的李若兰,转身走进厨房。

此时两个人站在一起多般配啊,李若兰没了平时对父亲的疏离与高冷,站在林南溪旁边,显得娇气又温柔。

他们就像普通的男女朋友,好像林南溪就是她的主心骨。

夏以安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李若兰只比夏以安大了两岁,当初她要嫁进来的时候,夏以安就坚决反对,无奈父亲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口咬定他和李若兰是真爱,还美名其曰,真爱与年龄无关。

呵呵,这下好了吧,真是,讽刺……

夏以安忍着眼角的泪水直接摸了一大瓶醋,又随手捏了一只高脚杯,出了厨房。

“啪!”

夏以安把东西拍在桌子上,在高脚杯里倒了满满一杯浓醋,扫视了他们二人一眼,嘴角勾起冷笑,“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一句话一杯醋,怎么样?”

“这……”

一听这话,林南溪和李若兰同时蹙眉,夏以安想笑,没错,她就是想难为他,整他,看看他们到底有多情深义重。

可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就僵住了,因为他们二人只是对视了一眼,一看到李若兰眼中的那一抹可怜巴巴的祈求,林南溪顿时就软了下来。

他竟然一咬牙答应了,“行!”

他知道夏以安的性子,恐怕除此之外,他不可能从夏以安那里得到任何消息,可是,他不能让这些消息泄露出去!

“若兰,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