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玉中玉是指玉中其中包含得有玉,两块玉颜色质地都相同,却在某种地址变化的情况下,重叠在了一起。料子拿在精细打磨机上精细打磨,随着表皮被慢慢的磨损严重掉,我们所有人的心都在焦砟着。我料子拿在打磨机上打磨,随着表皮被慢慢磨损掉,我们所有人的心都在焦砟着。。...

玉断横生

推荐指数:10分

《玉断横生》在线阅读

玉中玉是指玉中包含得有玉,两块玉颜色质地都不同,却在某种地址变化的情况下,重合在了一起。

料子拿在打磨机上打磨,随着表皮被慢慢磨损掉,我们所有人的心都在焦砟着。

我希望是块好料子,不为了钱,为了保住自己的命,王山也希望是块好料子,为了钱。

慢慢地,表皮被磨掉,露出金黄色玉体,只听操刀的人说道:“有货,不过就是快金玉,不值五十万。”

王山听到这话,脸都绿了,正想发作了,我赶紧说道:“废什么话,赶紧打磨。”

王山见我态度坚决,又自信也没说什么,就盯着那料子,希望能出奇迹。

磨了好一会儿,师父的眼睛里闪出一次白光,双手颤动着说道:“玉……玉中玉。”

“啥?”王山没听清,走过去一把推开操刀的师父,夺过那块料子,那一刻,可以说王山疯了。

“哈哈哈,玉中玉。”

这时众人才恍然明白过来,走过去盯着那料子看,我也看了一下,这块玉,漂亮得很。

为什么我不让切,因为这玉本来就是一块,一块黄色的中间包着乳白色的鸡蛋大小的玉石,这料子不管横着切还是竖着切,都会毁了,磨皮是最好的。

就这料子,也不说做啥镯子戒指,就打磨一下,雕个艺术品也是价值连城。

黄启强举起手中的玉石,哈哈哈大笑,嘴里还念叨着发了,发了。

那贼眉鼠眼的奸商,像蔫儿了的殃鸡,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家都知道这块玉值多少钱,最低三百万起价。

王山很高兴,走过来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道:“小兄弟,我王山是说话算话的人,钱不会少你的。”

他说着,摆摆手,助手从箱子掏出一沓钱递给王山,王山看了看手中的钱,有些不悦地说道:“这位小兄弟为我们赚了那么多钱,你猜给这点?”

于是王山直接把箱子里的钱都拿出来,塞给我。

“兄弟,你拿着,今天就这么点钱,你也别嫌少。”

王山的脸上写着一个假字,这种人我见多,也没什么稀奇的,说实话,开出这种货色,至少也得给我五六十万,给我十多万就想打发我,真是个小人。

算了,蚂蚱再小也是肉,家里还欠着钱呢,总不能让我妈每天都求着那些债主宽限几天吧。

我收完钱,王山非要让我陪他喝几杯,于是就开车带着我们一行人,去了酒楼,点了一桌子酒菜,说是要好好犒劳一下我们。

酒座上,一群人喝着酒,王山站起来说道:“以后这位小兄弟就是你们的二哥,做个自我介绍吧。”

说实话,我爹的死让我学会很多东西,比如逢场作戏,于是我笑着说道:“小弟姓陈,大家还是以兄弟相称吧。”

王山对着在坐的人挤了挤眼,于是大家会意就给我敬酒,随后就是一些互相吹捧的假话了。

宴毕,王山告诉我,过几天想去云南逛逛,问我有空没,想带上我。

依王山的性格,就算我说没空,也会有空的。于是只能顺着他滚:“王大哥说去,就去咯。”

回到家里,我见我妈和赵嫣然坐在椅子上,就暗叫不好,赵嫣然居然跑到我家里来了,肯定是告状来了,休学的事我没和我妈说。

“赵……赵老师?”

我干净给她倒了杯,像个乖孩子一样站在一旁,听她和我妈唠嗑。

“放心吧,赵老师,我们家青玉会好好读书的。”我妈说道。

赵嫣然坐在椅子上,我站着,她天穿了一袭红色长裙,黑色丝袜,有些小性感。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赵嫣然粉红色的内衣边,不知为何我有些燥热,也顾不得她和我母亲说了些什么。

“那我先走了。”

赵嫣然起身,离去,我的思绪才被拉回现实。

“青玉,你还是回学校吧……”

“妈,我不想回去了,我想赚钱养活这个家。”

“难道你忘记你爸临终前的话了吗?”

我没忘记,可我爸没错,断石没错,看人错了,我爸错不是在赌石,所以他若在天有灵,肯定也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我没有回答我妈的话,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算做是安慰,望着她满头的银丝,我心里很是难过。

至今她都还蒙在鼓里,还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

我妈也知道劝不住,于是就让我自己小心点。

我回房去休息,躺在床上我就开始计划,要搬到董豪没那么容易,从她女儿下手到是可以的。

董雯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较清楚,没什么心机,就是讨厌没钱的屌丝,只要我能和她走得近一些,套出一些话也也不成问题的。

说干就干,第二天我就上街去买了身像样的衣服,手机也换了,打了个电话约董雯,就说我父亲的死让我很难受,一直走不出来,让她陪我喝几杯。

董雯一开始还拒绝来着,后来我软磨硬泡说是给她买了个东西,她才过来的。

为了骗董雯过来,我买了个很漂亮的耳环,买这个东西就花了我一万来块钱,不管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没过多久,董雯来了,穿着包臀裙踏着高跟鞋,一点也不像是家里亏了很多钱的样儿。

“哟,陈青玉,你那儿弄的名牌衣服,咋了中彩票了?”董雯有些戏虐地说道。

随便她了,我也不想告诉她我怎么赚钱了,我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着耳环。

“哟,还挺有心嘛。”

董雯打开盒子,眼睛都亮了,果然是个拜金女。

随后她点了一杯酒,和我喝了起来,我也把话题转向赌石。

“你爸最近还好吧。”

董雯显示愣了一下,然后故作伤心地喝了一口酒,才叹道:“哎,别说了,都亏得倾家荡产了,这几天都待在屋子里呢?”

“那也没有我爸惨,我爸都走了。”

说我爸走的时候,董雯眼里闪过一丝逃避的神情,被我捕捉到了,我苦笑摇摇头,问董豪有什么打算。

“你说我爸呀,听说他筹集了一点钱,想去搬点本钱回来。”

“什么时候,在哪儿?”我想去看看,想看看董豪到底什么水平,我和他比还有多少差距。

“明天,揭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