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那一晚,我提了把菜刀,坐在床边盯着窗户外,提心吊胆了一晚。夜间我接了董豪的电话:“喂,青玉啊,听小雯说你昨天来找我,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你是也不是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张口啊白天我接到了董豪的电话:“喂,青玉啊,听小雯说你昨晚来找我,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你是不是有事,有事开口啊,你爸已经走了,豪叔我不照看你照看谁啊。”。...

玉断横生

推荐指数:10分

《玉断横生》在线阅读

那一晚,我提了把菜刀,坐在床边盯着窗户外,提心吊胆了一晚。

白天我接到了董豪的电话:“喂,青玉啊,听小雯说你昨晚来找我,怎么突然就走了呢?你是不是有事,有事开口啊,你爸已经走了,豪叔我不照看你照看谁啊。”

我深吸一口气,脑海百转千回,最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豪叔,昨晚我在您家里客厅睡过头了,醒来后也晚了,怕打搅人我就先走了。也没别的事,就是想亲口跟你道个谢……”

挂断电话后,我后背一脸冷汗的瘫倒在床上。

幸好!

幸好董豪没有发现我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

泪水再一次模糊我的双眼!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爹当时被董豪送过来后会指了他一下。

我爸当时可能已经发现了点什么,但因为一下病重,又或者忌惮董豪的势力,生怕他对我们一家人不利,所以到最后都没有跟我说出真相!

老爹的死,肯定和董豪有关,想到杀父仇人那惺惺作态的嘴脸,我气得脸色铁青,对董豪的恨意几乎要将我的灵魂吞没。

但很快我又一个激灵,从家里找了包烟,平生第一次抽烟,然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我在思考,接下去该怎么办。

最关键的一点已经清楚了,我爸和董豪一起去的缅甸,董豪赌石赌垮了,赔了八千万,而我爸呢,他看中了那块原石,五百多万,顷刻间看涨,价值一个多亿!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笔财富?难怪董豪会害死老爹!为了他自己的东山再起,他害死老爹,霸占了老爹买下的原石!

“王八蛋,人渣!”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我的眼神通红无比。

“董豪在平洲势力不小,如果他知道秘密泄露,指不定害死我,甚至牵连到母亲和妹妹。”

我脑海飞快思考。

我想到了搬家。

眼下最安全的办法,自然是离开此地,离董豪越远越好。

但万一董豪怀疑我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所以才马上搬家呢?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保持镇定,不能露出马脚,只要我不说出去,我们一家人就还安全!”

我定下了策略。

这个仇,我必报,而且让我心寒的是,董雯当年跟我关系多好,可在钱的面前,她对我的可怜就像纸糊的一样可笑!

“据我所知,董豪他很在乎他的女儿,我就把董雯泡到手,对她始乱终弃,先出一口恶气!”

我骤然眼前一亮。

走出房间,母亲正在和几个家伙周旋,对方很霸道的丢下一句话:“我不管,你老公死前跟我借了一百万,这房子抵押在我手上,限你们明天就搬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哎。”

对方走后,母亲一叹。

我走过去,咬牙道:“妈,咱们另外找个房子。”

“只能这样了。”

母亲苍老了十岁一般,看得我心中掉泪。

“对了,董……豪叔那天拿来的十万,咱不能要。”

母亲愣了下,有点不舍,犹豫道:“青玉,这钱就当咱像你豪叔借的,以后再还他,要不咱们以后日子,可……”

“不行,他的钱,我不要!”

我突然对着母亲咆哮一声,歇斯底里了的,一双眼睛像要杀人,让母亲心底一颤。

那钱!沾着父亲的血啊!

我的心在泣血!

“好吧,你豪叔也不容易,他现在用钱的地方也多着。”

母亲悠悠一叹,一边取钱一边说:“青玉啊,你豪叔是个好人,跟你爸像亲兄弟一样,咱家多靠他啊,可惜你爸没那个命……”

不知不觉我的眼泪又掉下来,可怜我的老母亲,还以为董豪是个好人!

可我什么都不能说,心里憋屈得想要爆炸,血液好像在沸腾!

当晚我就把钱给董豪还回去了,那家伙居然还装模作样一番,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有困难再找他。

呸!

一出门,我对着董家的高墙大院就是一口口水吐了出去。

“青玉,这么巧啊。”

我一扭头,看到董雯开着一辆银色宝马停在马路边,她走下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我两眼喷火。

董雯今天穿得很性感,美腿笔直,乌黑的波浪长发搭在肩上,雪白水嫩的肌肤透出淡淡光泽,精致的五官,薄薄双唇如樱桃般娇嫩欲滴。

“我正准备和几个朋友出去玩呢,一起吗?”

后面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有些不妥,她尴尬一笑:“下次有空再约吧。”

说完坐进车里,我看到副驾驶位一个小白脸和她嘴对嘴亲了一口,随着几声咯咯的浪叫,对方一踩油门,轰然离去。

“董雯,咱们走着瞧!”

我心里很不爽,气到爆炸!

其实我刚才想跟她出去的,因为我知道董雯爱玩,喜欢泡酒吧什么的,想要吸引她注意,肯定要先跟她玩到一块,但是我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而董雯的性子里,最轻视屌丝了。

赚钱!

当务之急是赚钱。

我气狠狠的回家,刚一回家,我躺在床上,最后猛地跳起来,从床底下一个黑箱子里,翻出一个黑色笔记本。

这是老爹留给我的,里面写满了他这一生对赌玉的见解和心得!

我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家里没有任何背景。

而董豪呢,是平洲玉石大佬,别看他亏了八千万,但他现在手上有老爹那块原石在,东山再起也就个把月的事。

我没有任何能力。

想要翻身,想要给老爹报仇,唯一的凭仗还是得靠赌玉!

老爹一辈子只出手一次,五百六十万买的原石,赌涨了二十倍!

我相信老爹!

我翻开笔记本,开始琢磨。

…………

一个月后,我将老爹的笔记本翻看得差不多。

我从小就跟在老爹屁股后面,在他店里到处乱窜,不知看了多客人赌垮了多少原石,也看过某人一夜暴富。

对于玉石,我了解得并不比任何人少。

再加上现在有了老爹的笔记,更让我对玉石原石有了不一般的理解。

“妈,给我点钱吧,我有用。”

最后母亲哆嗦着递给我两百块,一边干巴巴道:“青玉啊,省着点用。”

我苦笑着离开家。

也没去学校,我读的是我们当地一家商学院,名义上说是三本,其实也就是个专科,因为家里这点事,我本来想直接休学的,但母亲硬是不让,但我也没心思继续上学,所以偷偷的在外面打工,但也就存了几百块钱。

想要赌石,最少也得有一千块钱吧。

我打电话给一些同学。

“青玉,啥,要借钱啊,哎,对不住了,这不是到了月底嘛,哥们也穷得响叮当啊。”

“要借多少?两千?不好意思啊,钱被女朋友管着呢,我得问问……”

“一千没有,一百饭钱有。”

我自嘲的挂断电话,双目无神的望着远方。

接电话的这群人,我之前因为家境还不错,经常请他们吃饭K歌,平常没事跟我哥们好兄弟称呼着,可现在呢,知道我家里出事,一个个跟避瘟神似的避着我。

最后没办法,我还是坐车跑了一趟佛山,学校寝室里几个兄弟给我凑了一千块钱,跟我掏心掏肺的说:“兄弟,别介啊,哥们知道你难处,有事找我们。”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暖,还是有人关心我的,我发誓,我混出来后,一定百倍报答帮过我的人!

董豪,你给我等着!

我恶狠狠的在心底咆哮。

“陈青玉!”

走出校园,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扭头一看,看到一个女孩子,身高粗略有一米六八,身形很均匀,有着南方人的小巧玲珑,清纯像是娃娃脸一样的五官,娇嫩的鼻梁,微抿着粉嫩红唇,眨巴着可爱的眼睛盯着我。

一身简约的短袖格子衬衫,青色牛仔裤和白色板鞋,更是将她衬托得无比清纯活泼,漂亮大方。

她叫赵嫣然,是我们班的辅导员,别看长得娃娃脸,但肯定比我大。

“听说你父亲去世了,请节哀。”

她走过来,很小心的跟我说了一声。

我摇摇头,没什么反应,转身便准备走。

“等下,陈青玉!”

赵嫣然叫住我,咬着贝齿挡在我面前,问道:“你这个月已经旷课好多次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学校?”

“不回了,我要办休学。”

我淡淡一声。

我知道赵嫣然也是大学刚毕业,辅导员是她第一份工作,所以心里有些看不起她。

“为什么?”

赵嫣然很惊讶,然后美眸一转,问我:“刚才我好像听人说,你在跟同学四处借钱,是有急事吗?”

那群王八羔子!

我心里一烦,没好气道:“对啊,我现在有急事!赵老师,麻烦你让开。”

“如果……如果你真的要用钱……我,我可以借你。”

赵嫣然突然一句话,让我顿住了脚步。

我扭头看向她,说:“三千,你有三千吗?”

赵嫣然点点头,我一喜,但她又轻咬着嘴唇说道:“我可以借给你,但你必须说你用这笔钱要干嘛?”

“我去赌石。”

我不耐烦一声。

“啊。”

粤省,平洲这边,赌石风气很大,赵嫣然当然也听说过赌石,但她只是犹豫了下,点点头:“我借给你,但是前提,我要跟你一起去!”

“随便。”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

接下去,赵嫣然去取了钱,迈着小碎步走在我身后。

我径直带她去了佛山的赌石一条街,至于平洲,我暂时不敢去,因为董豪在当地势力很大,我就不信他不会关注着我,一旦我有什么风吹草动,董豪绝对会第一时间知道。

当了赌石一条街,我径直找了一家最大的店铺,人来人往,毕竟不容易被坑。

这家店面积很大,我直接走到原石区,是在店铺后院一个仓库里,仓库很大,一排排架子,上面都是从缅甸运来的原石。

最小的原石都有足球大小,大点的有磨盘那么大,有开窗和没开窗的。

什么叫开窗?

就是在原石上擦个口子,露出里面的材质,没开过窗的,行话叫梦个头子,很便宜,至于开过窗的,如果露出那么一点绿来,身价立马翻涨,涨个百倍都是小的。

原石是按照大小来卖,没有缅甸公盘那么夸张,大的最多几百公斤,至于小的,也有几斤重。

“陈青玉,你到底懂不懂啊?”

赵嫣然看我拿着手电在每个原石上照来照去,顿时有些紧张的靠过来。

她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但我哪里有心思理会这个,直接嘟噜道:“赵老师,我当然懂,行了,你别耽误我了,让开。”

突然,我眼前一亮。

一块拳头大笑,满身疙瘩,皮面上呈现红黄相间颜色,还有好多褶皱的原石映入我的眼帘。

我走过去,脑海浮现父亲笔记记载的“木纳不负人!”

是的,这是一块正牌木纳场口的料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