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有人说赌玉难,但我说,看人比赌玉难百倍。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是翡翠料子,一刀切下的话有上等的翡翠,那是赚了,也没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就是翡翠料子,一刀切开如果有上等的翡翠,那就是赚了,没有,那自然亏本,所以我老爹只卖,不赌,老老实实靠贩卖原石,赚了点家底。。...

玉断横生

推荐指数:10分

《玉断横生》在线阅读

有人说赌玉难,但我说,看人比赌玉难百倍。

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就是翡翠料子,一刀切开如果有上等的翡翠,那就是赚了,没有,那自然亏本,所以我老爹只卖,不赌,老老实实靠贩卖原石,赚了点家底。

赌玉是个暴富行当,小时候我跟在老爹屁股后头,看多了各种人生百态,赌涨了赚个百八十万,赌垮了分分钟跳楼,多少人闹了个家破人亡,光彩照人的玉石背后,饱含着血淋淋的惨景。

没想到的是,我爸没看错石头,却看错了人!

我爸有个发小,叫董豪,行里人都叫他豪哥,当年我爸入行就是豪哥带的头,这么多年下来,靠着买卖原石养活家里老小,让我爸对董豪格外感激。

豪叔喜欢赌石,他靠这个发家,赚了几个亿的身家。

我爸也喜欢玉,但他从来不赌,虽然经手百吨原石,但他从来没一次赌过,因为他不敢,他就是这么一个老实的人,巴望着赚点小钱过活。

几天后董豪来我们家做客,然后拉着老爹出去喝酒。那一晚,老爹喝的面色涨红,醉醺醺的回家。

隔天清晨他告诉我,豪叔十几天前去了一趟缅甸公盘,那一天他花了六百万买了块开了窗口的毛料,那毛料快一吨重了,皮黑,油亮,是缅甸翡翠矿中产量最大,变数最多,赌性最强的黑乌沙原石。

切开后,满眼的绿色让四周人等的呼吸都凝固了,豪叔当场卖了三千万!

六百万,转手赚了三千万!

我爸说到这,眼睛都在放光,激动跟我说:“儿啊,我想通了,就搏这么一次!”

事后我才知道,豪叔看上了一块八吨多重的翡翠原石,这块原石出自缅甸帕敢矿区,从原石的外壳观察,水色相当不错,豪叔准备吃下。

我爸卖了二十多年的原石,虽然没赌过,但他眼界在,有时候断玉的水平还超过了豪叔,所以这一次,豪叔专程来邀请我爸,让我爸陪他去一次帕敢矿区,对那块原石掌掌眼。

豪叔还说,如果看中了,他不介意我爸参一股,就当是提携发小,一起发财。

我爸很相信豪叔,很快就跟着他一起去了缅甸。

几天后,我爸又急匆匆的回家一趟,他告诉家人,豪叔看中了那块原石,准备吃下,价值8000多万,但我爸没看准,劝豪叔稳点。

他看准的是另外一块原石,是块黑乌沙,我爸两眼发光了的告诉家人,他决定拿下那块原石!

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赌玉!

我看过照片,那块黑乌沙油亮美丽,皮子紧韧,大小形状有皮卡一半的面积,原石上一团团白雾也非常夺目,那是传说中的“白蟒!”

赌玉这一行有句老话,叫“白蟒下面有高绿”,见白蟒,去皮必见高绿!

但是这块原石有个地方不好,有裂纹,还不小,这让许多想要出手的人望而畏之。

当天,我爸就开始忙活凑钱,我妈死活不答应,但我爸说了一句话“青玉已经大了,该给他准备家底了。”

我妈不说话了。

我很少见我爸露出如此激动迫切的眼光。

那块原石售价五百六十万,我爸这些年攒了些钱,但不够,于是抵押了房子和店里的存货,终于凑够了钱。

看着老爸远去的背影,我和我妈紧张得不行。

过了几天,平洲都在传,豪哥买的那块原石赌垮了!

赔了八千万!

我和我妈一听,立马就感觉不妙,果然没多久,就接到和老爸同行的豪叔电话。

豪叔声音一下变老似的,只说了一句话:“你爸出事了。”

再见到我爸时,他躺在担架床上被送回了家。

我爸看中的那块黑乌沙,也赌垮了!

按照豪叔说的,我爸亲眼看着那块原石一刀切开后,布满绿色光泽,但很快发现,这原石居然是满裂!

没有一块绿点能用的,那残破的美丽,让我爸直接一口老血喷出,当场晕了过去。

我和我妈,还有我妹当场哭着扑了过去,担架上,我爸昏昏沉沉,听到动静艰难的睁开眼,但他已经虚弱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抬起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豪叔。

“……”

还没吐出一个字来,我爸又晕了过去。

“那就是阿东看中的原石……”

豪叔走过来,叹气指着身后一辆皮卡上运着的石头,我走过去看了一眼,那原石上点点光绿,但却如死神的色彩,上面还有一抹已经变黑的血迹,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回家没几天,我爸在医院又吐了几口血,当天就不行了。

我去看他最后一眼,我爸脸白得吓人,躺在我妈怀里,直勾勾盯着我,嘴巴蠕动了好久,最后艰难的从枕头底下翻出一个黑色笔记本,用最后一口力气说:“烧……烧了它。”

话音一落,头一歪。

我爸去了,两只眼睛瞪得浑圆!

我妈嚎啕大哭,可是我却没有一点泪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样呆呆的攥着那个笔记本。

我爸这辈子面对赌玉,各种原石,忍受过无数次诱惑!

他唯独没忍住这一次,而代价却是要了他的性命!

葬礼结束后,我忍不住又想起那个笔记本,准备烧了,火炉上的火在我面前翻滚着,我鬼使神差的翻开一看,里面都是我爸的笔迹,是他干这一行二十来年的心得。

他不赌玉,他只看。

二十多年来,他记下了见到了的各种原石毛料,也记下自己鉴定玉石的心得。

我手一下顿住了,没把它扔进火炉里。

这是我爸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我哽咽着把它收进了怀里。

之后,我家随着我的爸的去世彻底垮了,为了凑那笔购买原石的钱,我爸把房子和店里的货物抵押,现在赔了,拿去还债后,家里啥都没了。

中间豪叔来看过我们一次,给了我家十万块钱。

我不想收,因为我知道豪叔亏得更大,他一头白发都冒出来了,但他只是叹了下,摆摆手走了。

我妈拿着那十万钱,差点向董豪磕头道谢。

我不准备读大学了,一来是我娘病了,需要人照顾,二来,家里没了经济来源,我妹还小,我作为家里唯一一个男人,需要扛起这个家。

第二天,我准备去找豪叔,这次他虽然亏得差点破产,但廋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我准备请豪叔帮我找个工作,顺便向他道谢。

到了豪叔家,我见到了董雯,她是豪叔的女儿,跟我一样大,我们算是青梅竹马,一直到豪叔发家后,联系才渐少。

董雯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身段窈窕,皮肤白皙,刚从国外回来。

她知道我家的事,很同情的给了我一个拥抱,还安慰我要坚强。

问着她身体散发的清香,我脸红的低下头,然后说要找豪叔,董雯说她爸没在。

“没事,我等等。”

我缩着目光坐了下来,董雯则微微一笑后上楼,也许是这半个月来我太累了,不知不觉我就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我醒过来,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可楼上隐约的声音,让我听出来豪叔回来了。

我下意识就往别墅二楼走去,书房门没关,然后我就听到了豪叔和董雯的对话。

“爸,这玉石真漂亮,咱能赚多少钱啊?”

“现在已经有人出价一个亿了,我准备在晾他一段时间,现在国内翡翠市场发展愈加蓬勃,抬到一点五个亿出货绝没问题,到时候给你买辆法拉利。”

这是豪叔的声音,带着自得。

“爸,爱死你了!”

董雯咯咯笑着,语气一变,带着嘲笑:“那小子还睡着呢,要不要我把人叫醒,就说你不在?”

“我知道他来干嘛,给了十万块还不够,肯定是来找我借钱,劳资又不是开善堂的!”豪叔语气带着冷漠。

随后阴冷的笑声再次传来:“哼,阿东这小子眼力还真不差,劳资那块原石,所有因素条件加起来都比他看的这块要好,可愣是赔了,足足八千万啊!劳资差点赔的跳楼!”

“幸好他这块石头开涨了,怪我咯?阿东居然还相信我把原石交给我处理了,我也没办法啊,赔了那么多钱,不是他死就是我活,我就这么来一出偷龙转凤,神不知鬼不觉的,这石头就成咱家的了!”

“他没那个命!也休怪我无情!一个多亿啊,圣人都未必能放过!”

豪叔的声音带着贪婪和疯狂。

听到这,我一下瞪大了眼睛,使劲捂住了嘴唇,心里如翻江倒海,发出一声声咆哮。

是他!

豪叔骗了我爸!

蹑手蹑脚的靠过去,虚掩的房门,书房里壁炉的机关墙壁打开,我看到豪叔和董雯站着一块巨大的原石前头,足有半人高,原石已经擦皮切开,露出一片帝王绿,色彩极为鲜亮。

而且出绿的面积极大,以我的经验,最少可以做出几十对翡翠手镯,上百个玉戒!

“那是我爸看中的毛料开出来的!”

我一眼就认出来,在瞧着董豪冷漠的嘴脸,我手脚冰凉,一下退了回去,脸色刷的白了。

走!

赶紧走!

我惊恐无比,双腿发软的逃出了豪叔的别墅。

黑暗中,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握紧拳头,往家的方向奔跑,一边在心里咆哮,董豪,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