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别争扎了,你也没力气的。”那时声音尖细的声音,带着些许诱惑,“生活如果痛苦,父母不宠朋友不爱,好好活着有什么意义?”它凑到苏瑾染的耳边,声音动作轻柔,“把这幅身体给我吧,“你做梦!”苏瑾染冷声道。。...

“别挣扎了,你没有力气的。”那时尖细的声音,带着些许诱惑,“生活那么痛苦,父母不宠朋友不爱,活着有什么意义?”它凑近苏瑾染的耳边,声音轻柔,“把这幅身体给我吧,我替你活着,不好吗?”

“你做梦!”苏瑾染冷声道。

她才刚刚重生,她会重新进入学堂,不会再大意被拐卖。她会结婚生子,有她向往的人生。她不能死,不能死!

意识模糊,苏瑾染死死地咬住嘴唇,那铁锈的血腥味更加刺激了她的神经,“我不能死,放开我,放开我——”

她尖声叫着,周围突然凝聚了阴灰色的雾气,像是在地狱中爬出来的小鬼,阴冷刺骨,充满死气。

“砰”地一声,苏瑾染跌倒在地上,她贪婪的呼吸着氧气,片刻才好受些。低头看着那怪物。此刻地上像是落下黑色的纸片,不一会儿那些碎片凝聚成一个实体,似乎是很疲惫的贴在地上。

看清这一切,苏瑾染毛骨悚然。她在深山中听了不少怪异的事情,如今重生,她也对神鬼之事有了几分肃然,难道真的遇到鬼了?

就在她思想转瞬的片刻,那东西渐渐出现它的原型。苏瑾染这才看清,差点尖叫出声——那东西竟然是自己的影子!

影子怎么会脱离她的身体,自己移动?

“主人。”影子在她脚下摇摇晃晃,发出尖细的声音,带着些因恐惧而产生的颤抖,“主人求求你不要杀我。”

“主人?”不知怎地,苏瑾染沉静下来,“你是我的影子?怎么会……”

“每个影子都有它的意识,阴气越重的人,影子的意识越强,久而久之就脱离本身的控制了。”

闻言,苏瑾染眯了眯眼,“所以,你刚刚想杀死我,从而取而代之?”

“是。”感受到她身上的戾气,影子抖了抖,低声解释道,“可是主人,您身上竟然有那么重的死气。我若是早知道,才不会如此冒险呢。”

“阴气?死气?”苏瑾染皱眉。

在影子的解释下,她才知道那所谓的阴气死气的来源。

或许是上一世被拴在山洞的原因,那些死去的女婴身上的阴气和死气都进入她的身体。加上她本就含恨重生,死气更甚。

怪不得方才她的周围凝聚阴色的雾气,准确的说,那是死气。

了解了这一切,苏瑾染看着脚边瑟瑟发抖的影子,正要秋后算账,却见那影子谄媚地抚摸着她的脚踝,道:“主人,求求你不要毁掉我,我会很多东西,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哦?”苏瑾染来了兴趣,似笑非笑道,“你会什么?”

“只要有光,就有影子,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它的声音中扬起了一丝骄傲,“我可以帮你获取情报,可以帮你教训坏人,还能去你去不了的地方!”说完,它蹭了蹭苏瑾染的小腿,轻声道,“主人,能留下我吗?”

不得不说,它的话让苏瑾染有一丝心动。只是方才的危险仍历历在目,这个影子比她想的还要精明,若留在身边,以后说不定还会费尽心思,占有这幅身体。

想到这儿,苏瑾染周身气场一冷,空气渐渐凝固变色,她嗤笑道:“你以为,我会留一个随时能伤害我的东西在身边吗?”

话音刚落,影子像是被掐住喉咙一般,缩成一团,拼命地挣扎着。却在强大的死气前显得格外弱小,渐渐地,它的实体开始撕裂,虚化……

感觉到这种痛苦,影子身体颤抖,撕心裂肺地大喊:“不要,不要,我可以和你签订契约!”

“契约?”苏瑾染挑眉。

“对!只要签订了主仆契约,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了。”感受到死气的放松,影子喘着气道,“主仆契约,主生仆生,主死仆亡!”

这东西,果然还有没告诉她的。

苏瑾染冷笑一声,收回身上的死气,居高临下道:“那签订契约吧。”

“是,主人。”影子颤颤巍巍地开口,紧接着变幻成一个六角形,移动到苏瑾染的脚下,极速旋转着。大概五秒后,少女周围升起透明灰的保护罩,亮光突现,那灰色的气体源源不断的涌入她的太阳穴。

苏瑾染只觉得体内一股热气不停旋转,身体毛孔张开,通畅舒坦。不一会儿,她似乎闻到一股恶臭,身上油腻腻的,十分沉重。

片刻,那光芒才消失,苏瑾染低头,这才发现皮肤上占满了黑漆漆的泥垢。

“这是您身上的毒。”影子解释道。

苏瑾染点了点头,难忍这种臭味,翻过窗户就往村中的一条小河走去,半路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那么大的动静,那几个人怎么没听见?”

闻言,影子不屑道,“就他们?我略施小术就让他们晕倒了,你现在上去给几个拳头,他们也醒不来!”

苏瑾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影子没有性别。”片刻它又解释道,“不过您是女生,那我化形女性就比较容易了。”

“那好,你去旁边守着吧,我要洗澡了。”

听到这话,影子不满地撇撇嘴,嘟囔道:“都快十八了,没胸没屁股,谁愿意看你。”说罢,感受到身后阴森森的眼神,它谄媚一笑,转身一溜小跑,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见状,苏瑾染这才放心的褪下衣服,跳进河中。

月光皎洁,照在微微泛起波澜河面,反射出闪烁的光芒。明明是九月份的初秋季节,可苏瑾染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冷。那因契约而出现的热气仍然在丹田之处滚动,热源洒向四肢,格外舒坦。

苏瑾染泡在河中,这才有时间平复心中的激动。

奇遇。

对于自杀到重生,再到遇见影子,这一切只能用“奇遇”两个字来形容。

这一世,她势必要闯出一番成绩来!

“咔嚓”,河旁的树林中突然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苏瑾染眼中闪过一丝冷光,“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