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二月,朝阳渐出,点亮了半边天。曲曲折折坎坷曲曲折折的山路上,女人赤着脚往前向前奔跑,她本来就不怎么嫩白的脚,了被细细地细细碎碎的石沙割破,那面目狰狞的血迹在她脚下始终迅速蔓延,分外刺目。“坎坷曲折的山路上,女人赤着脚向前奔跑,她原本就不怎么白嫩的脚,已经被细细碎碎的石沙割破,那狰狞的血迹在她脚下一直蔓延,格外刺眼。。...

正月,朝阳渐出,照亮了半边天。

坎坷曲折的山路上,女人赤着脚向前奔跑,她原本就不怎么白嫩的脚,已经被细细碎碎的石沙割破,那狰狞的血迹在她脚下一直蔓延,格外刺眼。

“她在那儿!快追过去!”

“臭表子,生了孩子都不老实。这次把你抓回去,看我不打死你!”

身后的脚步声越拉越近,逃了一夜的苏瑾染早已筋疲力竭,一个不慎,脚一崴,倒在地上,却又立刻挣扎着,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拐一瘸地往前走。

前面还是一座大山,翻过那座山,就是繁华的城市。

十五年,她被卖到这里已经十五年了啊!

在这段时间里,一直被拴在山洞里,像畜生一样被这山里的野汉子折磨。不管是下地累了,还是和家里的婆娘吵架了,只要是路过山洞的人,都会来这里发泄一番。

甚至苏瑾染身上都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听那些看不起她的婆子们说了——要衣服有甚用,还不是会被扒光。

十五年啊,生下了七个孩子。其中两个是女孩,而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山村里,苏瑾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脐带还未剪的婴儿,被活生生的摔死!

“汪汪汪”,前面的山头突然传来狗吠声,苏瑾染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种无力感从心底涌上来。

后面是面目狰狞的村民,前面是气势汹汹的猎犬。

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她,加上这整夜的奔跑,现在怎么能逃得过这群人的追捕呢?

若是被抓回去,想必下场会更惨吧!

心一横,苏瑾染咬咬牙,毅然决然地冲上了前面的断坡。

追来的人见状,顿时慌了。这臭表子可是他们村花大价钱买来的,这才三十多岁,还能多生几个男娃,若是现在就死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二花,你想干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苏瑾染勾唇一笑,脸上带着决绝,冷声道:“我这次跑出来,就没想活着回去!”

其中一个黢黑的男人咬着牙恐吓,“你个臭表子,赶紧给我回来,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苏瑾染充耳不闻,连死都不怕了,还怕这个吗?

低下的人大叫着,怒喝着,辱骂着,却始终不能让苏瑾染改变主意。她垂眸,用空洞的眼神看着这群可恶的村民,一点一点,发誓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后面便是百米高的悬崖,苏瑾染闭上眼睛,正要转身往下跳,却听见下面一阵哭喊声。

“妈妈,妈妈……”那男娃娃看起来才三四岁,被他那所谓的奶奶抱着,冲着苏瑾染哭泣撕心裂肺,“妈妈,你不要走!”

苏瑾染僵硬地转过头,看着这张与她七八分像的脸,压下心中的酸涩,轻声道:“对不起,孩子。”

说罢,决绝转头,纵身一跳。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寒冬季节,却有一丝诡异的温暖。

太阳跳出山头,露出它全部的身体。朝阳本代表着希望,可如今却见证了死亡。

闭上眼睛,苏瑾染突然想起,自己还未被拐卖到这里的时候。

那年,她才十八年华,刚拿到帝都大学的通知书,对未来有着无限期许。那时她唯一担忧的就是,重男轻女的父母会不会允许她上学。

或许被苏瑾染说动了,或许是终于看到了她的努力,父母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在家买了酒菜为她庆祝。

一直不被允许上桌的苏瑾染,那天也吃了几口菜,喝了一杯果汁。

而就是那杯母亲亲自递来的果汁,开启了她十五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悲惨人生。

当那盆粪水将中了迷药的她泼醒时,当她得知自己被高价卖给整个村时,她无数次的想问问父母,为什么?

就因为她是女孩吗?

十五年啊,苏瑾染见到多少刚出生的女婴被活生生的摔死淹死甚至活埋,一直生活的那个山洞后几乎堆满了白骨。

那时候她还是想问,为什么?

就因为她们是女孩子吗?

无数的疑问在她心中盘旋,苏瑾染知道,自己这是不甘心。

虽解脱了,但心中的恨刻骨铭心!

“砰”地一声,苏瑾染坠.落在巨大的石头上,石尖穿透了太阳穴,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意。

眼前是一片雾蒙蒙的灰色,在失去意识之前,生前的种种在苏瑾染的脑海中走马观花地闪过。

“呸,怎么是女孩,一个赔钱货!”

不甘心啊!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出点成绩,让那些瞧不起女孩的人好好看看,女人也能做出一番事业!

如果有来生……

……

再次醒来时,是在一个破旧的屋子里。

苏瑾染只觉得头疼欲裂,撑着身子坐起来,环顾四周。

周围墙壁潮湿斑驳,杂物乱堆,似乎还有老鼠四处窜着。头上昏暗的灯光摇曳,厚厚的蜘蛛网遮住了大部分光线,身下的床似乎是用石头垫起来的,又硬又咯人。

看到这一切,不禁楞了一下,接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里分明是还未被拐卖前住的房间啊!

低头看看身体,洗的发白的宽大校服,瘦弱的身体,还有那双因为长时间劳动而粗糙难看的手。

苏瑾染小心翼翼的从床头翻出那个破了一个角的镜子,镜子映照着模糊的人影,营养不足,身材矮小,这是十五年前的模样!

想起深山中老神婆絮絮叨叨说的那些话,一种不可置信的想法渐渐在苏瑾染脑海中形成。

她咬着嘴唇伸出手,难道……狠狠地掐自己大腿一把,从身体上面传来的痛感让她明白,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像是苍天赐予的巨大惊喜,苏瑾染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额头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也提醒着自己,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真的重生了!

从小到大,苏瑾染的人生都是苦的,挣扎了这么多年,还是惨死。而惨死过后,老天有眼,终于眷顾她了一次!

正在激动不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那声音尖锐刺耳,熟悉的不行。苏瑾染握紧拳头,压制住心中翻滚的恨意,细细听着。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