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祁景琛走后,麻马桑一脑袋的汗,哭笑不得,“崽崽,你怎么惹上他了?”“不都跟你说了吗,拍了他裸照。”“……”徐笑了笑八卦的凑到白偲偲面前,举着白纸卷过的话筒,“媒体采访“……”。...

祁景琛走后,麻马桑一脑袋的汗,哭笑不得,“崽崽,你怎么招惹他了?”

“不都跟你说了吗,拍了他裸照。”

“……”

徐笑笑八卦的凑到白偲偲面前,举着白纸卷起的话筒,“采访采访你,梁静茹给了你多少勇气让你干下这惊世壮举?!”

白偲偲提起他就恼火,“他就一神经病,这个骨头恐怕比以往以来的都要难啃。”

徐笑笑道,“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弱点,白崽崽同志,准备好战斗了吗?”

“时刻准备着。”

不就是个祁景琛吗!

她就不信了!

徐笑笑勾着她的肩膀道,“这次跟我一组你算是赚了,我有独家内幕消息。”

“说说。”

“听说祁景琛隐婚,不但有老婆还有孩子”。

“真的假的?”

有老婆孩子还在外面耍流氓!

徐笑笑道,“你笑哥的消息就从来没有假的,还听说他老婆是那个著名的影视新星唐雨真。”

白偲偲张大嘴巴,“你开玩笑吧,唐雨真啊!那个去年一出道就凭一部电影得了最佳新人奖的那个唐雨真?”

“嗯哼~”

“不是吧……”

唐雨真一出来就是大制作大导演,都说她有背景,却没有一个人把她跟祁景琛联系到一个。

一个是商业大亨,一个是影视新星,这要是爆出来那个话题度蹭蹭的往上涨。

白偲偲道,“我就说那个唐雨真演技也一般嘛,居然能得奖,果然有人好办事,这条新闻是我们的了”。

“你刚才才得罪了他,这么快就不要命了?”

“他还得罪我了呢,我要教会他一件事,做他们这一行的谁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记者,你该不会害怕吧”。

“怕毛线,走,蹲坑去”。

白偲偲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能不能换个词,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去蹲厕所”。

“那么计较干什么,听说唐雨真明晚就到,机场蹲去”。

白偲偲,“为了我们的七日游。”

徐笑笑,“为了我们的七日游。”

机场。

白偲偲蹲的差点都快睡着了。

“笑哥,你的消息准不准确啊!我们都等三小时了。”

“别抱怨了,三个小时都等了,不在乎再等两个小时。”

白偲偲目光忽然注意到一个人。

那不是那谁吗!徐笑笑还真没开玩笑!

白偲偲激动道,“笑哥快看快看,祁景琛!”

徐笑笑也来了精神,“我就说吧,你说他是不是来接他老婆的?”

“绝对的啊!”

“就位”。

两人找了一个隐秘的位置守着,一个在近处用手机准备,一个在远处用照相机准备。

白偲偲属于远的那个。

现在祁景琛已经见过她的脸。

现在靠近等于找死。

白偲偲架好照相机,没一会儿一群人从通道出来。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大衣、带着墨镜女人特别显眼。

就是她们这次的目标唐雨真!

大晚上的穿成这样,这是生怕没人拍到她啊!

唐雨真走出通道,左右看了两眼,直接朝着祁景琛走去,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站在一起并没有离开。

祁景琛侧对着她,白偲偲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见唐雨真的笑都快裂到耳边了。

白偲偲咔咔拍了两张照片。

直到所有人都走完了,他们两个人还没有走,好像在等谁。

最后从通道里走出来两个人,一大一小,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

那女人四十多岁,衣着打扮像是保姆。

小孩带着墨镜和一个小型的鸭舌帽。

看上去拽气十足。

保姆带着那个小孩朝着祁景琛走去。

白偲偲隔得这么远都能看见唐雨真对那孩子的宠爱,只是那小孩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

白偲偲不禁感慨,原来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他们两个真的有孩子啊。

白偲偲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一会儿,祁景琛和唐雨真坐着同一辆车走了。

白偲偲和徐笑笑汇合,徐笑笑道,“要跟上去吗?”

“当然不跟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他那副的样子,要是被他发现了没我们好果子吃,反正照片也拍到了,回去等着领奖。”

“也是。”

第二天白偲偲把照片交了上去。

麻马桑高兴地恨不得亲他们一人一大口。

“我说话算数,给你们七天假期。”

白偲偲道,“老大,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当初明明说的是澳洲七日游。”

“你看看你们两个这照片,拍的也不是很清晰嘛,还有待努力,奖金不会少你们的,假期也给你们了,人啊,要懂得知足。”

徐笑笑笑道,“老大,听说你这周要去见丈母娘?祝你被丈母娘赶出来。”

麻马桑,“……”

白偲偲道,“老大,听说你下周末要去拍结婚照,祝你连续加一个月的班”。

麻马桑,“……”

祁家,花园别墅。

祁子珩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爬上沙发,想翘二郎腿,奈何腿太短,只能掉在沙发边缘。

“祁景琛,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紧随其后的祁景琛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扯了扯领带。

“祁子珩,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是你爹!”

“你还知道你是我爹,那你做事为什么不像个成年人一样!”

祁子珩小脸胖嘟嘟的,生气起来一点威信力都没有,甚至有点可爱。

祁景琛,“你说什么?”

祁子珩抱着双手,气鼓鼓的看着他,“说吧,今天那个女人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哪个女人?”

“你还狡辩,就是那个叫唐什么的……就是昨天在机场的那个女人,死皮赖脸的往我身上蹭!身上的味道冲死了,我都看见新闻了,什么叫她跟我们是一家人,她才不是我妈!永远都不是!”

祁景琛下午也看见了那条新闻,不过他在商界这么多年,什么绯闻都有,他从来都不在意这些。

要是一旦出现绯闻他就认真的计较。

他每天就不用做其他事情了。

不过现在质问他的是自己的儿子,他不得不解释。

“那是假的。”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我警告你,想当我妈必须要同意,还要我妈同意。”

“你妈……”

祁景琛想说你妈早就死了,可是脑海里忽然浮现出白偲偲。

“就算你妈还在,也不需要她同意!”

祁子珩道,“反正昨天那个女人我不喜欢,我妈我要自己找。”

“哦?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祁子珩低头沉默了,他什么样的都不想要,他只想要自己的亲妈。

可是他们都说她已经死了,他不相信。

祁子珩道,“我找回来你不准反悔!”

“我的女人还不用你决定”。

“好啊,你找你的女人,我找我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