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傅家老宅。许桐歆坐在沙发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金碧辉煌的客厅,一颤敢动。身着白绿色旗袍的傅家女主人沈如月从楼上下去,被人嫌弃的瞥了她几眼,扯着嗓子非常不满道:“红姐,许桐歆坐在沙发上,一双水灵的眼睛看着金碧辉煌的客厅,一动不敢动。。...

傅家老宅。

许桐歆坐在沙发上,一双水灵的眼睛看着金碧辉煌的客厅,一动不敢动。

身穿白绿色旗袍的傅家女主人沈如月从楼上下来,嫌弃的瞥了她一眼,扯着嗓子不满道:“红姐,你是怎么做事的,地毯这么脏都不知道换掉!”

“夫人,我这就换了。”

佣人红姐赶忙张罗着要换地毯,刚走了两步又被沈如月叫住:“等等。”

沈如月指着许桐歆坐的位置,烦躁的开口:“沙发也换了。”

“夫人,沙发可是老爷刚……”

“我说换就换!”

“夫人,我……”

“磨磨唧唧做什么,赶紧换了,我嫌脏!”

佣人红姐不敢多说什么,默默地让其他人帮忙换沙发,而许桐歆早在沈如月嫌脏的时候条件反射起身站在沙发旁侧,动都不敢动,看也不敢看,低垂着眼睑,像是一尊雕像。

沈如月让佣人把客厅折腾了一遍心里才如意,端坐在一侧喝起了燕窝,完全把许桐歆这么个大活人当空气。

傅世琰沉着脸从楼上下来,一眼看到沙发旁侧像是在罚站的许桐歆,无声叹了口气,声音低沉说道:“如月,桐歆以后就是我们傅家的人,你的儿媳妇,我们傅家是名门望族,你得有做婆婆的模范。”

“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儿媳妇。”沈如月极度嫌弃瞪着许桐歆,继而冷哼:“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贫贱女人想进我们傅家当少奶奶就能随便当,当我们傅家是什么?难民窟吗?”

傅世琰其实很清楚,现在的许桐歆根本不可能得到傅家人的承认,但为了让傅泽西跟外面的狐狸精彻底断了联系,他可以从许桐歆下手试一试。

论长相,许桐歆要比傅泽西外面养着的狐狸精清秀聪明许多,各方面条件也很优秀,假以时日真的被傅泽西所接受,傅家有这么个少奶奶的确不丢脸。

他抬眸看向坐在沙发上一脸不爽的沈如月,不悦开口道:“桐歆可是京华大学林文森教授的学生,发表的医学论文也拿了金奖,她不是你口中的那种人,要不想儿子成天跟那个狐狸精纠缠不清,那就好好拎清。”

沈如月瞥了许桐歆一眼,没想到这么个小妮子还有那么点本事。

“桐歆,从今往后你就是泽西的妻子,好好学学怎么当傅家的少奶奶,更要学会如何拴住泽西的心,不要让他再跟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纠缠不清。”

许桐歆很无助,但也无话可说。

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默默地点头,细声细语道:“爸,我知道了,我会试一试。”

“嗯。”

傅世琰淡淡的看了眼许桐歆,心里深知一时半会想拴住傅泽西根本不可能,但试一试总比无作为要有几率。

至于许桐歆,她愿意接受父母的安排嫁进来,那也就没有委屈可言。

“老爷,夫人,少爷回来了。”

红姐急匆匆跑进来通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之色。

“我的宝贝儿子终于肯回家了……”

沈如月倏地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快步转移到门口。

傅世琰刚迈步,回头对许桐歆开口说道:“桐歆,跟上。”

许桐歆后知后觉跟了上去,刚到门口正好一辆黑色保时捷开了进来,停在他们面前。

车门一开,穿着一套灰色休闲服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此人正是傅泽西。

哪怕他脸色苍白,头发乱蓬蓬,却抵不住他身上散发的矜贵气质。

许桐歆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心脏就控制不住的砰砰砰直跳,呼吸都变得急促。

特别是傅泽西走近的强大气息,令她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

“宝贝儿子,你吓死妈了,让妈看看你身上的伤口有没有裂开……”沈如月赶紧上前要去掀傅泽西的衣服查看伤势,傅泽西一把握住沈如月的手,“妈,伤口已经处理了,您别担心。”

“处理了就好,来,赶紧进屋。”

沈如月拉着傅泽西的手往屋里走,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温雅笑容。

傅泽西顺从沈如月的话往屋里走,全程看都没看许桐歆一眼,完全把她当空气。

傅世琰轻咳一声:“桐歆,泽西能回来也就说明他的心里还有这个家,你作为女人,应该懂得怎么拴住一个男人的心。”

“我……”

许桐歆想说自己才十九岁,恋爱都没谈过,哪里知道怎么去拴住一个男人,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乖巧的点了点头,跟着傅世琰一起进屋。

“宝贝儿子啊,你都不知道妈妈多担心你啊,瞧你这些日子在医院都饿瘦了。”说着,沈如月看向另外一侧,吩咐道:“阿红 ,赶紧去准备泽西最爱吃的饭菜。”

“是,夫人。”

红姐收到命令立马去厨房准备饭菜。

沈如月眼角余光瞥到许桐歆,非常不悦道:“杵着干嘛,我们傅家不养闲人,还不赶紧滚去帮忙。”

“是,妈。”

许桐歆微微点头,抬腿就准备去厨房帮忙之时,来自于傅泽西的低吼声响起。

“算了,我不吃了。”

“儿子,怎么又不吃了?”

傅泽西淡漠瞥了许桐歆的背影一眼,冷哼道:“看到这个女人就倒胃口,恶心!!!”

话落,傅泽西就抬腿朝着二楼卧室的方向走去。

沈如月瞬间拉下脸,冷哼出口:“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滚,没听见泽西说看见你就恶心嘛!”

“嗯。”

许桐歆应了一声,转身要离开,却被傅世琰给叫住了。

“哪都不用去。”傅世琰淡淡的开口,指着二楼的方向:“你是泽西的妻子,要回也回泽西的房间。”

傅世琰发话,沈如月大气都不敢出,眼睁睁看着许桐歆朝着二楼上去。

没过五分钟。

“滚!谁让你进我的房间!”

“倒胃口的贱女人,有多远滚多远!”

“耳朵聋了是不是,还不赶紧滚!!!”

傅世琰听着不堪入耳的话不禁皱眉,站在他身侧的沈如月像是早就料到一样,开口道:“就你儿子那脾气,这女孩不用一天肯定受不了卷铺盖走人,我看你还是放弃吧,这种女人根本配不上我们宝贝儿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