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腿就跟灌了铅似的,敢前行亦不能够退后,我就在门口和坐在沙发上的纸人对望,他的眼神就像活的像,在这一刻我竟不能够移开视线,就像是有一种尤其的此刻我的心里在打鼓,难道真的有人在恶作剧?在我房间里放置了一个和门口一模一样的纸人?可是除了房东之外,没有人有我房间的钥匙,而是房东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她不可能会这么无聊。。...

我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腿就跟灌了铅似的,不敢前进亦不能后退,我就在门口和坐在沙发上的纸人对视,他的眼神就像活的一样,在这一刻我竟不能移开视线,就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他那黑漆漆的眼珠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多看一眼便会沉沦。

此刻我的心里在打鼓,难道真的有人在恶作剧?在我房间里放置了一个和门口一模一样的纸人?可是除了房东之外,没有人有我房间的钥匙,而是房东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她不可能会这么无聊。

莫非,纸人真的活过来了?会自己行动?不过我马上打消了这个想法,我可是受到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能相信有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一定是有人故意整我,故意恶作剧!

我在心里催眠自己,随后大着胆子打开了灯,朝着那个纸人走去,无论怎么说先把这个纸人给丢出去,我窗户下面就有一个垃圾桶,这次我直接打开窗户就将纸人给扔了下去,随即将窗户关得紧紧的,又神经质的检查了好几遍门窗才作罢。

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随后赶紧跑去浴室,准备洗个热水澡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当热水洒在我的身体上之后,我才感觉到紧绷的身体放松,我舒了一口气,洗完澡后我套上了睡裙,浴室中的镜子被水汽给蒙住了,站在镜子前我看见镜子中我那若隐若现的人影,可就在此刻我感觉到脖子处有一股凉气,像是有人在耳边对我吹气,那股凉气冰冷入骨,在这大夏天的,我被冷得浑身一哆嗦, 同时我感觉到有一双手渐渐的攀上了我的腰部,我神色一滞,僵硬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部,那是一双苍白的手正紧紧的圈在我的腰上,这特么哪里来的手啊!

镜子上的水雾全部散开了,我一抬头就看见在我的身后站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身鲜红的裙子,她双手环着我的腰,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头漆黑的长发散落在周围,将她的脸完全挡住了,这特么完全就是一个翻版的山村老尸!

我惊叫起来,身子不断的挣扎,可那双手就像是镶嵌在我腰上似的,怎么甩都甩不掉,耳边响起“桀桀桀桀桀”的怪笑声,我从镜子中和她的视线碰撞到了一起,随之女人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上面全是血痕的脸,每一道血痕都还在潺潺的流着鲜血和一些黄色的粘液,其中似乎还有白花花的小虫子在蠕动,她朝我扬起嘴角诡异一笑。

恐惧将我吞噬,也许恐惧到了极点,人是不会动也不会叫的,我瞪大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女人伸出滑腻腻的舌头在我的脖子处舔着,鼻腔里窜进一股肉腐烂掉的味道,恶心得只想吐。

虽然我很不想相信,但是我的脑海里已经跳出了一个信息,这个女人是鬼!此刻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幕幕,让我不得不相信。

“还得多谢你把那个纸人扔出去,不然我都不敢进来……”女鬼在我耳边说话,那声音尖锐就好像是有指甲在玻璃上划过,使得我的耳朵生疼。

“你要做什么?”我颤抖着声音问,我恨不得我现在就晕过去,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此刻我的脑袋异常的清醒,感受着这无边的恐惧。

女鬼伸出手在我的脸上轻柔的抚摸着,那冰凉的触感让我浑身都止不住的颤抖,她声音幽幽的说道,“你看我的这张脸…是不是特别的恐怖…恶心, 可你的脸就不同了,我很想要。”

她想要我的脸?我想起曾经看过的那些恐怖电影,里面的人个个都死得非常惨,那双手不停的在我脸上抚摸着,我甚至觉得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不如……就把你的脸给我吧,桀桀桀——”

我陡然感觉到脸上面传来一阵刺痛,这女鬼是要扒下我的脸皮给她自己用吗?可我是活生生的人啊!

我不想死,我才刚大学毕业,还没有工作,我的父母还在等我回去,我不能死!我在心里呐喊,有没有人救救我,只要能救我,我做什么都愿意!

脸上疼痛愈演愈烈,我的心也在渐渐的变得绝望,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也逐渐变得冰冷,一股绝望笼罩在我的心头,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谁给你的胆子动我的人!滚!”

一声厉喝在浴室里响起,趴在我的身上的女鬼,身子猛然一震,脸上露出了震惊惊恐的神色,她非常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竟然松开我消失在了浴室里,可女鬼不见了,浴室的气温竟然更加冷了,什么情况?还有刚才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

“我都是你的了,你怎么可以把我丢掉…”男人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随即我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搂住了我的腰,我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这个男人的声音冰冷低沉却充满了磁性。

我还没有从刚才女鬼的情况中反应过来,我全身僵硬的站在镜子前,看着突然出现我身后的这个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脸色苍白却眉目如画,特别是那双眼眸深邃如幽潭,里面的点点眸光却如同天上最灿烂的星辰,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我的浴室?最重要是他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你是谁?”我颤抖着问,我不敢乱动,我怕越挣扎死得越快。

他突然张嘴在我脖子处轻咬了一口,说道,“我是你的老公啊,你是我老婆。”

我的老公?我的心顿时悬在了嗓子眼,他肯定不是我老公,但是我能肯定女鬼就是这个男人赶跑的,那就是说这个男人比那女鬼还要可怕!

我哭丧着脸,声音中也带了哭腔,“你能不能放开我……我不是你老婆……”

谁知道我话音刚落,这个男人大力的扣住我肩膀将我转了圈,让我和他面对面的站着,他很高我只能到他肩膀处,看到他的脸我怎么觉得好像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我叫白归尘,你记住了,这是你老公的名字。”男人冷声开口,却透露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我愣愣的盯着面前的男人,而在这一刻,我终于想起来了,我说怎么感觉这个男人这么眼熟,他的模样和我之前丢掉的纸人有七分相似!

“你你你你你——”我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指着他,说话都不利索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