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真的找回去了?”裴然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梗咽。这是她妈妈留给我她唯一的遗物,那一年在国外出国留学的时候,放到包里,却不幸被人抢去了,后来江源帮着追了几条街也未曾追回去,这是她妈妈留给她唯一的遗物,那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放在包里,却不幸被人抢走了,当时江源帮着追了几条街也不曾追回来,却因此成了裴然的男朋友。。...

“你真的找回来了?”裴然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

这是她妈妈留给她唯一的遗物,那年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放在包里,却不幸被人抢走了,当时江源帮着追了几条街也不曾追回来,却因此成了裴然的男朋友。

他曾说过,一定会帮她找回来,作为求婚的礼物送给她,却不想,在今时今日,他真的找到了。

“虽然有些晚了,还是物归原主吧!”江源明亮的眼眸带着些许的黯然和遗憾,却也没有过多的纠缠。

“谢谢你。”裴然死死抓住手链,低声道谢。

不管曾经江源因何不告而别,她都原谅他了,除了恋人,她愿意去帮助他的事业,愿意继续和他做朋友。

“不和我介绍一下吗?”白景的手突然搭在裴然的肩头。

一边极其暧昧的贴在裴然耳边,用仅两人可以听的见的声音,小声说道:“把男人带到自己公公的寿宴上,女人,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白景是吗?你好,我是裴然的学长江源,很高兴认识你。”江源友好的伸出右手。

眼中却不加掩饰的审视着白景,充斥着一种男人之间挑衅的目光。

“学长啊!那怎么跑到白家的宴会上了呢?我家应该没有广泛交友到邀请儿媳的学长吧!”白景一只手霸道的固定在裴然的肩头,一手斜插在裤兜里,全然不理会江源的友好问候。

学长,学妹,还真是一个够暧昧的称呼,都到白家来了,还如此亲密,当真不将他放在眼里吗?

“白景……”看不过去的裴然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江源的眼神制止。

“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和白伯父有过几面之缘,也不曾想学妹会嫁入白家,却是有些缘分了。”江源自然的收回手,笑着解释,温暖和煦的如一缕阳光。

“既然已经毕业了,小冉也已经结婚了,江先生还是尊称一声白太太的好,也免得小冉为难。”白景环过裴然的脖子,暧昧的贴着裴然。“你说是吧!小冉。”

看似亲密,裴然却几乎听到了白景咬牙的声音,想要反驳怒视白景,却碍于场合,不好回应,只能贴着白景小声的哼道:“白景,你不要太过分,我们有协议,互不相干。”

“协议里可没说你可以在公公的寿宴上,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白景贴着裴然的耳朵冷哼。

“你强词夺理。”裴然贴在白景小声斥责。

“协议的最后一条有写,最终的解释权归甲方所有哦!”白景笑着说道。

眼神却因裴然对江源的维护与在意,越发的冰冷。

“我自然是不会让学妹为难的,白二少不然也先放开学妹,我们单独喝一杯如何?”江源难得打断别人的谈话,笑的一脸温和,眼中却不见一丝温暖。

“好啊!”白景笑着随意,一边故作暧昧的冲裴然说道:“我离开一下,不要太想我哦!”

“好!”裴然咬牙,忍住想吐的恶心感。

另一边,一直瞩目白景的苏卓雅,看到白景与裴然亲密的互动,怨恨的怒火,几乎喷涌而出,端着酒杯故意踩到自己的裙摆,一个重心不稳,手中的美酒就冲着裴然喷散而去。

“啊!小心。”苏卓雅假意提醒。

裴然迅速回头,就见苏卓雅狼狈的摔在了地上。她连忙上前,“大嫂,你没事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不小心踩到苏姐姐的裙摆了。”苏卓雅身后,一个身着红衣礼服的女生一脸愧疚的说道。

裴然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疑惑的抬起头,当看到面前之人,立即惊喜的喊道:“芷歆!”

“小冉,真的是你啊!我刚刚远远就看到好像是你,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一着急就踩到了苏姐姐的裙摆。”林芷歆惊喜的去拉裴然的手,忽而看到一旁的苏卓雅,顿时变得满脸愧疚。“苏姐姐,你不会生我的气对吧!”

“自然不会,你又不是故意的,怎么?你和小冉认识吗?”苏卓雅心中虽然满是憋屈,恨死了这个林芷歆,却碍于场合,不好发作,只能大方的选择宽容。

只是随后的宴会里,走路的姿势却总是有些不自然,让人一看就知道刚刚那一下确实摔的极为严重,越发怜惜苏卓雅的同时,也赞叹她的宽容大度。

“嗯,我们是高中同学,许多年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林芷歆眼中毫不掩饰的激动。

有林芷歆这样一个碍眼碍事的人在这黏着裴然,苏卓雅有心和裴然套套话,说点什么,也不方便,最后所幸放弃,直接去和那些贵妇人们去打交道去了。

林芷歆见她一走,立即拉着裴然躲到宴会的角落,嫌弃的说:“总算走了,真烦人。”

“你很讨厌她吗?”裴然笑意盈盈,不见一丝清冷。

“天天一副玛丽苏的模样,我早就看不惯了,刚才还想故意将红酒泼到你身上,幸亏我反应快,故意踩了她的裙子,不然你就成落汤鸡了。”林芷歆骄傲的看着裴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副你快夸夸我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是,多亏了我们林大小姐仗义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以身相许可好?”裴然难得开起了玩笑。

对于苏卓雅的行为,却不置可否,这些日子来,她也大概知道一些苏卓雅的为人,这般想要她当众出丑,不外乎是为了白景罢了,就是不知,苏卓雅如此在意白景,身为她丈夫的白泽南,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看不见的了。

对于白家的各种事,裴然也懒得去细想。

“那白景怎么办?偷偷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刚刚可是看到你俩在那你侬我侬的说着悄悄话呢!这么快就舍得抛弃你的亲亲老公啦!”林芷歆取笑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