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多少曾甜蜜幸福的景象闪过,最后却都时间定格在那间空空荡荡的公寓的画面,的话当年你也没不告而别,是也不是我也会归国,会报名参加那场宴会,也会嫁给白景……第二天上午。陈旧的老旧的咖啡厅,配着轻柔的音乐,是裴然喜欢的格调,和以前的多次约会一样,就算裴然刻意早来一刻钟,江源依旧已经早早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候,并在第一时间内起身相迎,连笑容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多少曾经甜蜜的景象闪过,最后却都定格在那间空荡荡的公寓的画面,如果当初你没有不告而别,是不是我也不会回国,不会参加那场宴会,也不会嫁给白景……

第二天下午。

老旧的咖啡厅,配着轻柔的音乐,是裴然喜欢的格调,和以前的多次约会一样,就算裴然刻意早来一刻钟,江源依旧已经早早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候,并在第一时间内起身相迎,连笑容都完美的无可挑剔。

“你还是这样早。”裴然自然的落座,冷清的面孔上没有半点波澜。

“你也还是习惯早到一刻钟。”江源微笑,好似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不带丝毫的尴尬。

“我以为见到我你会很惊讶。”江源依旧温和。

他知道裴然不会对他旧情不忘,却不曾想到,那样的分开之后,再见面,裴然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愤怒甚至一丝丝别的什么情绪,冷冷淡淡的,一如对她对任何一个陌生人一般的客套疏离。

“我以为,你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裴然淡淡的说道,心中却原没有表面那般淡定。

三年的感情,即使从他离开那天起,她就放下了,再面对这个男人,她的心却还是会忍不住有些紊乱,无关感情,只是一种不习惯。

“当年的事,对不起。”江源诚恳的道歉,英俊的面容上带着满满的歉意。

当年的不告而别,确实是他对不起她。

“不需要,如今我也嫁人了,你并没有亏欠我什么。”裴然回道。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对不起你。”江源眼中的歉意更浓。

裴然皱眉,不想再继续纠结过去的对错,转移话题,“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找工作的?”

“是一个学长无意间看到你的求职简历,发给我的。”江源识趣的没有继续纠缠那些对错。

当然,他也不会让裴然知道,为了更好的接近裴然,他甚至找了五家私家侦探事务所,同时调查裴然如今的情况。

咖啡厅外。

温暖的背景,隔着玻璃窗,不甚清晰的面孔,静怡而美好,正好落入路过白景的眼中,那宛若情人般的画框,却是怎么看都有些刺眼。

碍于身后最近正因为那些花边新闻追的紧的记者,白景的拳头紧了又紧,却还是猛的踩了一脚油门飞驰而去。

然而,当天晚上。

“你下午去哪里了?”白景的语气不善。

“和你无关。”裴然懒得理白景莫名的脾气。

她现在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江源的诊所工作,毕竟那份工作确实很适合她,工作地点和工作时间也都非常合她的心意,再想找一份这样合心意的工作,实在不容易。

“我是你老公,你要是闹出什么新闻,丢的是我的人,怎么就和我无关了。”白景愤怒的一把抓起裴然的手腕,强迫式的拉近二人的距离。

他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生气,但是他一想到这个女人完全不顾他的警告,和别的男人巧笑嫣然,他的胸腔就好似有一团火,蹭蹭只往上窜。

“你跟踪我。”裴然的目光冰冷。

她到是不知道到,这个男人已经无耻到如此地步。

“我才没空跟踪你,只是你别那天不小心和别的男人登上报纸头条就好。”白景狠狠的将裴然摔在沙发上,再次摔门而去。

只要一看到这张脸,想起下午她笑的那般如沐春风,他心中的怒气就不停的涌动,怎么都压制不住。

“这么晚了,景,还要出去吗?”苏卓雅略带疑惑的喊着白景。

只是此刻愤怒的白景,根本顾不得苏卓雅,头也没回的,再次摔了大门离开,留下苏卓雅一人站在那里,暗自咬牙。

以前无论白景如何厌恶她,都不曾这般视她如无物,连在佣人面前的脸面都不给她,这一切都是因为裴然,从裴然嫁进来,白景对她越来越冷淡了。

那日的争吵之后,白景虽是和裴然一直保持着冷战,却出奇的夜夜回家睡觉。

对此,张岚喜闻乐见,每天都目光殷切的盯着裴然的肚子,仿佛里面已经有了即将出世的大孙子,对待裴然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友善,看的一旁的苏卓雅默默掐断了好几个指甲,心中对裴然的愤恨越发加深。

而实际上,每夜同白景共处一室的裴然却是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本来,白景不在家,她已经习惯了在床上睡觉,最近白景突然的归家,却让她不得不再次回到了那之窄小的沙发上,蜷缩而睡。

最要命的是,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模式,每天在夜半去洗手间之后,迷迷糊糊的裴然却是不自然的就爬上了床,而白景,则是彻彻底底的将无耻进行到底。

“女人,你放弃吧!就算你脱光了趟在床上,我对你也没‘性’趣。”白景一边毫不客气的将睡梦中的裴然踢下床,一边凉凉的说道。

斜趟在地毯上的裴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白景那张嚣张傲慢的脸,所有的理智和修养,都在瞬间崩溃,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回道:

“某些人某些功能不行,就别在那装柳下惠。”多日来的争斗让裴然非常清楚,对付白景这种人,只能以毒攻毒。

“激将法?难道你想试试?”白景突然从床上俯下身,从上而下贴近裴然的脸。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起裴然的下巴,防止了她的逃离,深邃的眼眸,有着意味不明的光芒,透着危险的信息。

“原来白二少爷如此好诱惑呢!”裴然躲闪不过,所幸迎着白景的眼神与之对视。

清冷的眼眸,因愤怒越发的闪亮,配上那有些凌乱的睡衣和头发,像一只发狂的小猫儿一般可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亲一口,却要提防那锋利的小爪子。

“不自量力。”白景猛然放开裴然,翻身上床。

裴然瞬间瘫软在地,其实她是怕的,怕白景真的用强,让她连最后一丝的底线都无法坚守,真的成为这场联姻中的牺牲品。

或许,她应该江源的工作邀请,只有生活独立,日后她才能更好的从这场婚姻中脱离出去,裴然开始认真思考去江源诊所工作的事情。

而白景却有些恼怒自己刚刚居然真的想要亲吻裴然,暗中嘲笑自己是最近太缺女人了吗?居然饥不择食到如此程度。

那之后裴然再没有犯迷糊,两人还算平静的一起相处了几天,一直到白弘业的寿诞。

江源作为宾客出现在了宴会之上,自然而然的作为主人之一的裴然接待了江源。

“礼物统一交给门口的招待就好了。”裴然有些疑惑的接过江源递过来的小盒子。

“给白伯父的礼物已经给招待了,这是单独给你的。”江源笑的和煦。

“给我?为什么?”裴然目露疑惑。

今天又不是她的生日。

“打开看看!”江源笑着鼓励。

带着疑惑,带着不解,裴然还是在好奇心的推动下,打开了那个不过巴掌大的小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串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手链。

那是一串紫水晶穿成的手链,样式极为普通,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裴然却摩 挲着上面那颗带着些许杂色的水晶,激动不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